冷cp抱团的丸砸

【是个半吊子文画双修】

ES‖YGO‖JOJO


我永远喜欢KAJI


ut钢炼暂时淡圈
搭档@一亩流星

【海圭】星辰

星辰

&幼年海圭

&私设有,ooc有

&海斗视角

“海,生日快乐。”

太阳从云朵背后露出了脸庞。

海斗愣愣地看着站在面前的好友,又将目光移到好友的手上。

那是一个笑脸。

“圭……这是给我的吗?”

“当然。”说完永井圭拿着笑脸就贴到了海斗的草帽上,“我从街上看到的,觉得很适合海……”

贴好后他左右看了看,笑着说:

“你看,我就说嘛。”

永井圭露出格外灿烂的笑脸,侧脸的轮廓有些模糊,在比平日还要显得美丽的阳光照耀中撒下一片光晕。

心脏传来一阵阵悸动,是海斗从没感觉过的陌生的感觉。

眼眶一点点变得湿润,他感到鼻腔中有些酸涩。

永井圭倒是被他吓了一跳,后退一步说:“啊!海你哭起来超级丑的!”

看到好友夸张的架势,海斗又露出了笑脸。

他伸出手:“走,我们去山上!”

“明明刚刚还在掉眼泪……”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永井圭握紧了海斗的手。

……

“海!太阳马上要下山了唉,我们回去吧!”

永井圭担忧地看着树上的海斗,伸着双手想接住看起来摇摇欲坠的海斗。

努力地伸手够着上面的锹形虫,海斗咬着牙说:“还差一点点……”

“啊,够到了!”

好不容易抓到了锹形虫,海斗却从树上摔了下来。

永井圭连忙上前两步接住海斗,结果力气太小,两个人一起摔在了土地上。

“痛痛痛……”永井圭从地上爬了起来,“海你没事吧!都说让你小心点了!”

海斗摸着脑袋:“抱歉,圭。”随即他又举起了刚刚的战利品,“看!这次的超大的!”

永井圭没好气地把海斗拉了起来:“真是的……我们下山吧。”

“嗯。”海斗点点头,“这次生日我过得很开心……”

突然,旁边的树林里传来一阵枪响打断了海斗的话。

“什么声音!”

海斗仔细地辨认了一下异响传来的方向,眉立刻就皱了起来,略显稚嫩的脸上是一片严肃:“不行,我要过去看看!难不成又有人偷猎吗?”

永井圭一把拉住他:“不要去!跟海你没关系吧!”

海斗用力挣脱开了永井圭的手:“圭,我得阻止他们。”他不等永井圭再说什么就跑了过去。

“等等!”永井圭在原地踌躇了一下,跺了下脚跟了上去,“海这个笨蛋!”

等到接近了声音所在地,海斗果不其然地看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鹿和手持猎枪的男人。

海斗冲了过去:“喂,这里不让打猎,快放下枪!”

本来听到有人来吓了一跳的男人一看是个小孩就松了口气。

他不屑地叼着烟看着海斗:“嘁,你个小屁孩能管什么事!一边玩去!”

似乎又发现了新的猎物,男人重新抬起了枪。

海斗来不及多想什么就上前一把夺下枪:“放下!”

男人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做,愣了一下吐掉嘴里的烟,用手扳着枪把:“臭小子!拿来!”
海斗费力地跟他僵持着:“不可能!”

可能靠一个小孩子的力气很难和成年男子抗衡吧,很快,枪就要从海斗的手里脱离出去。

正巧永井圭赶了过来,看到海斗陷入困境就立刻往这边跑。

他还一边喊:“放弃吧,我已经报警了!一会儿就会有人过来的!”

似乎是这句话起了效果,男人的手略微松了一下。

海斗抓紧这个机会,用力抢着枪。

而猎枪在海斗和男人的争夺之下,突然爆发出一声轰鸣。

强大的后坐力让海斗一下摔到了地上。

除了远处被声音吓到而飞出的飞鸟翅膀扇动的声响,森林诡异地陷入一片寂静。

“啊……不是……不是我干的!”男人忽然出声道,他连连后退几步,“是枪,枪自己!”

海斗疑惑地抬头,映入他眼帘的却是一副渲染着血色的画卷:

走火的枪射出的子弹直直地打入永井圭的心脏。

分毫不差。

慢慢地,从永井圭嘴里和心脏中都渗出了血液。

永井圭张开嘴吐出了一句KAI就无力地顺着树干滑下,倒在地上。

海斗瞳孔骤缩,不管是偷猎还是男人都被他抛在了脑后。

他踉踉跄跄地跑到好友身边,颤抖着伸出手轻轻地触碰永井圭的身体,刺眼的红色却沾满了双手。

好友平时就洁白的脸此刻更是白得透明,蜿蜒留下的红更是透露出一种诡异的美感。

永井圭伸出手摸了摸海斗草帽上的笑脸,平时闪耀着耀眼光芒的暗红色眼眸此刻只反射出微弱的一点点亮度。
海斗抓住永井圭的手贴到自己的脸上,颤抖着嗓音一遍遍的喊着圭。

虽然嘴里正汩汩地冒出血液,可他的好友还是努力露出笑脸:

“不要哭……我最喜欢海笑着的样子了。”

最后一点夕阳缓缓没入地平线,永井圭的心跳也随之慢慢停摆。

“圭……?”

没有人回应他。

海斗只觉得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是不是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他臆想出来的呢?

其实永井圭根本没有过来,他没收到礼物,也没有什么偷猎的男人……

但是好友越来越僵硬的身体清晰的告知了海斗真相。

他慢慢地将永井圭抱了起来。

都是他的错,

如果他能乖乖听圭的话就好了

如果他能再仔细思考一下就好了

如果他能不这么冲动就好了

如果……

被射中的是他就好了……

眼里有冰冷的东西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晕开一个个圆。

海斗的心愈变愈冷。

他轻柔地在永井圭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圭……

海斗就这么一直抱着好友。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海斗抱着永井圭的手都酸了。

抬起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繁星遍布了整个天空。

海斗正被满天繁星包围着。

他看着眼前的美景,心中却充满苦涩。

圭,你抬头看看,是不是非常漂亮的天空?

可怀里的人还是安安静静地躺着。

为什么我一遍遍的向神请求让圭醒过来,也根本没有效果呢?

是因为我是罪犯的孩子吗?

还是说……

这世上根本没有神?

突然,海斗看到很多黑色粒子从好友的身体里漫出。

紧接着,那双海斗以为再也不会注视着他的眼睛,

睁开了。

前一分钟还冰冷僵硬的身体突然有了温度,刚刚还陷入沉眠的人突然睁开眼张开了嘴,呼唤着他的名字:

“……海?”

海斗不想考虑好友是不是亚人这件事,他只是庆幸,还好,还好你能活下来。

果然,世界上不是没有神。

不会有神忍心让圭死去的。

“欢迎回来,圭。”他笑了起来。

背后是满天星辰。

—————————————————————
应一个小伙伴的要求增加了许多细节
其实我写这篇文的初心主要是之后海处处表现出的对圭是亚人的不在意,以及小的时候活泼冲动的男孩子长大突然冷静很多的原因的这么一个猜想。
坐等樱井爸爸打脸_(:3」∠❀)_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