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抱团的丸砸

【是个半吊子文画双修x】

ES‖小排球‖ut‖钢炼‖海圭


一脚踏入es坑,我永远喜欢衣更真绪
主推凛绪,他们有那~么好
其余杂食


ut钢炼暂时淡圈
搭档是@一亩流星,她超棒啊!

ONE day


&世界上最好的衣更真绪生日快乐♡
&私设有,内含幼驯染
&偏友情向
&ooc

“我出门了!”

衣更真绪穿好鞋子,冲着空荡荡的家里喊了一声,踏出了家门。

今天的早餐又是保鲜膜包好的三明治。

早些时候父母就带着妹妹出去了,估计又是什么抽奖抽到的活动吧,反正这种活动他们总不会带上他的。

这么想着,衣更真绪攥紧了手里的包带。

像自己曾经说的那样,日常照顾凛月才会让他觉得一天正式开始。因此真绪像往常一样叫醒了青梅竹马,经过了一段毫无意义的劝起床对话才艰难的让这位睡神的脚沾到了地面上,帮凛月穿好校服吃过饭后背着他飞奔到了学校。

他们几乎是踏着点到达了班级,衣更真绪匆匆忙忙地将昏睡的朔间凛月安置在座位上,还没来得及歇一小会儿就连忙奔向了学生会室。

废了一番口舌来和副会长解释自己迟到了一分钟的原因,真绪又投入到了大量的文本工作之中 ,中途还要应付姬宫桃李的每日例行嘲讽——虽然他知道姬宫并没有什么恶意。

过了一段时间,文件终于只剩三分之一就可以做完了,但他们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莲巳敬人就被二年级的学生叫了出去,姬宫则是去做了巡逻工作,理所当然的,剩余的工作就全落在了衣更真绪头上。

即使这样,在副会长犹豫不决的时候,他也还是提起笑容对两人说了“尽管交给我吧”,让他们安心去做自己的事情,而自己一个人面对着大批文件。

没办法,真绪苦笑了下,毕竟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嘛。

而这些都是衣更真绪的校园日常中最最普通的环节,倒不如说假如有哪天不是这样的展开的话,他反而会感到不安与担忧。

不过今天可能也有些不同。

结束了工作的真绪回到班上,刚准备顺手整理下讲台上的杂物时被同班的大神晃牙拦住了。

“怎么了,晃牙?”

他不解的询问了一声,听见问话的大神晃牙别别扭扭的扭过头,慌张的抢走了他刚要搬起的厚厚一沓卷子:“没、没事,本大爷闲的没事干,不行吗!”

“那倒是没什么……”尽管很疑惑,看着大神晃牙真的收拾起了杂物,衣更真绪也只好随口回了一句就要去办公室询问下一堂课的课前准备。

结果他的脚还没来得及踏出教室一步就又被人叫住了。

“……等、等下!”

这次叫住他的是影片美伽。

他看到衣更真绪望过来,手绞了绞衣袖:“你要去做什么……?如果是去找下堂课的老师的话,已经帮你叫过了……”还没等衣更真绪发问他又接了一句,“现在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情了~其他的事情小鸣他们都做完了。”

“咦?哦、哦,谢了……”衣更真绪茫然的点点头表示了谢意然后坐回了座位上。

看着几个同学忙进忙出,此时衣更真绪心中的迷惑简直可以飞出银河系,更何况一天中难得有这样什么事情都不用做的空白期,他越发的坐立难安了。

怎么回事?

这还是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2-B班吗??

怎么也想不明白的衣更真绪扭头想问问凛月,结果转过去对上的是一张空椅子。

这下他更不明所以了。

本以为这些事情就够让他烦恼一段时间的了,没想到下午居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准备处理学生会工作的时候,那个莲巳副会长居然说今天的工作他都不用做了,叫他去参加Trickstar的训练。一头雾水的衣更真绪赶到活动室却又被其余三人通知临时有事,训练暂停一次。

掉头改去养殖小屋帮忙却被仙石忍以希望自己能够独立解决问题为由赶了回来;最后决定去帮老师们的忙,结果被备案中的各位老师拒之门外。

从没有受过如此待遇的衣更·爱操心·真绪十分的无所适从,可是又实在无处可去,真绪只好在平时凛月躲着睡觉的树下坐了下来。

这一天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他打从心底的感到不适应,仿佛一夜之间,他就摇身一变,成为了那个跟着兔子跑到梦幻之国的爱丽丝。

过了段时间,衣更真绪闭着眼睛靠在树干上,有些昏昏欲睡。这些天他本身就积累了不少劳累,再加上清风拂来,树叶投下的阴影洒在脸上,更加让他生出困意。

意识恍惚间,真绪好像有点明白凛月对这里情有独钟的原因了,但还来不及再想些什么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真绪是被人摇醒的。

他从睡梦中刚睁开眼就对上了朔间凛月的脸。他的青梅竹马前倾着身子,看样子是正打量着他的睡姿,不知道已经在这里站了多久。

“ま~くん♪”看到真绪睁开了眼睛,朔间凛月拉长了语调喊着真绪,“现在已经是放学时间了哦?居然跑到这种地方偷懒,ま~くん真是个瞌睡虫~”

呜哇,衣更真绪迷迷糊糊的想,明明自己都是因为嗜睡才留级的,还真敢说啊这家伙。

迷糊归迷糊,真绪还是捏了捏太阳穴,叹了口气作势就要从草地上站起来。凛月也没拦着他,只是在真绪伸手拽着他的时候慢吞吞地开口道:“回家之前,ま~くん要先回教室一趟……”

“哎?为什么?”真绪自然的反问了回去。

凛月将一根手指竖在嘴边:“是、秘、密♪”

虽然凛月说是秘密,但是衣更真绪还是旁敲侧击的问出来了所谓的“提示”——来拿凛月忘下的某样东西。

真绪吐出了今天第不知多少个叹息,一路走到了2-b门口,还没等他靠近,就听见里面传来各种声音:

“笨蛋小北~那个气球应该再往右一点啦!”

“吵死了,不要光在那里指挥,你自己也来布置啊。”

“这个应该放哪里才对啊,小鸣?”

“啊啦,让我看看……就放在这里吧♪”

“哇哇,这些太重了,我搬不过来了啊~”

听着里面各种群魔乱舞,衣更真绪忍不住一把拉开了教室门:

教室的黑板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气球,两侧的窗户上贴上了各种彩带和贴纸,教室的正中央空出了一片地,他的同学们正在那里装饰着什么东西。

他还站在教室门口的时候,只顾着搬运手里的箱子的游木真没有注意到前方,结果一下子真绪撞在了一起,真绪眼疾手快地一把接住了撞歪的箱子:“呼……没事吧,真?”

“啊,没事,谢……”游木真扶好眼镜正打算道谢,眼神落到来人身上时一瞬间愣住了,瞪大了眼睛,“衣、衣更君!?”

听到他这一嗓子,本来乱糟糟的教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真绪还没来得及开口,肩膀上突然就搭上了一双手。

朔间凛月从真绪身后露出了脑袋:“你们好慢啊~我都尽力拜托别人拖延ま~くん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教室还没有布置好……?”

闻言衣更真绪皱起了眉:“布置教室?拖延我?”他看向凛月,“不是要拿你落下的东西吗?”

凛月没有回答,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取走了自己的背包,缓缓踱步到真绪面前,从中取出了一个大大的礼物盒。

真绪刚想询问,凛月已经先他一步开了口,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ま~くん♪”

他愣住了。

然后同学们一股脑从身边涌了过来:

“太过分了,居然一个人先给了礼物!”明星双手叉腰,“明明说好大家一起给的嘛~”

凛月揉揉眼睛:“反正装饰也没有做完……ま~くん也已经到了,现在给也可以吧~”

“那第二个就是我♪”说完明星转向真绪,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包装极为夸张的袋子递到真绪面前,“阿绪阿绪,这是我给你的礼物,生日快乐哦!”

有人开了头之后,大家就都迫不及待的一个一个的递上了自己的生日祝福以及礼物:

“衣、衣更君生日快乐,给你这个!”

“一直以来都辛苦了,衣更。”

“小真绪又大了一岁呢~生日快乐哦♪”

“切,姑且先祝你生日快乐啊,大额头。”

“生日快乐……!”

“衣更大人生日快乐,平时少爷给您添麻烦了。”

“生日快乐,衣更,仅限今天,我是不会对你说教的。”

“衣更前辈生日快乐……以后也多多指教了……”

“衣更大人生日快乐!这是在下的礼物,请收下!”

………………

被满满当当的各种礼物塞了个满怀的真绪又感动又好笑,说实在的,最近实在太忙了,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了。

他低垂着头一一看过这些礼物,良久他抬起了头,声音有些哽咽地笑着道:“……我……真的很感动!谢谢……”

“ま~くん笑的好丑哦~”

衣更真绪腾出手来擦了擦眼泪:“吵死啦凛月!”

送完礼物后,他们一起装饰起了整个会场,本来大家一致不同意真绪来布置,可是真绪执意要求来帮忙,结果最后就变成了过生日的寿星自己来布置自己的生日会场。

为真绪准备的蛋糕是大家一起做的,是一个巧克力蛋糕,上面放了q版的Trickstar的立牌标志——同样是巧克力的,再加上表面的一个真绪团子。

真绪执刀给每个人都分到了相同分量的蛋糕,但是那个Trickstar的标志他说什么也不肯吃,而是装进了袋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自己的挎包。

关于许了什么愿望,衣更真绪只对大家说了其中之一,就是希望梦之咲的将来越来越光明。但其实他还悄悄的许了另一个愿望:

——希望大家能够一直快乐。

庆祝结束后,天色已经很晚了,大家在校门口挥手告别,各自往家的方向走去。

而凛月以今天是真绪的生日为由,没有让真绪背着回家,他们两人一边聊着过去的事情一遍慢慢往家中走去。

“ま~くん?”快到家的时候,凛月突然出声到。

初春的晚上还是有丝凉意,真绪往手心呼了一口气:“怎么了,凛月?”

凛月定住脚步,示意他向上看,衣更真绪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难得一片云也没有的漆黑一片的夜色,但是在墨泼一般的天空中,有一颗极为显眼的耀眼的星星。

“ま~くん你看到了吗?那颗星星~”

收到肯定答复后,他继续道:“假如说我们把这块天空比作梦之咲,长时间一直处于黑暗之中,那么那颗星星就像是你和你的组合一样……”凛月顿了顿,偏过头来,温柔的注视着真绪。

“在漆黑的夜晚里,为我们破开一道炫目的光芒,是最耀眼的star♪”

就在这时,夜空中升起了大大小小的烟花,像是映衬刚刚凛月的话一般,烟花是从那颗星星的方位升上来的,烟花照亮了整个天空,犹如白昼。

衣更真绪努力的睁大眼睛盯着那些炸开的烟花,可最终还是没忍住,一滴泪珠从眼眶滑落了下来。

“辛苦了,真绪。”

“生日快乐。”

END.

是毛毛生贺的图部分

我永远爱你,毛毛♡

情人節快樂♪

畫了栗子毛,是p2的梗,感覺很適合他們!

一个人玩了一下午茶绘,真好玩hhhhhh

画了点幼驯染相关👣

新年第一天,发下凛绪相关👼
p5是难得闹别扭的两人

他们真的好好啊😭

【超九】英雄

&12话相关
&我闻悠太中心,无cp向
&ooc


我闻悠太是一个普通人。

他平时经营着[轻轻松松破假像]这样的一个网站,偶尔还会大放厥词说要拯救世界之类的无聊的、不切实际的话语。
可即便如此,他也只是个没主见而且胆小的,无比普通的少年。

在他看来,这样的无能的垃圾的他,这辈子最不普通的事情就是遇到了绫美眉,或者说成泽绫歌。

这样一个美少女为什么会找到自己呢?曾经我闻也想过这个问题,但他想破了脑袋也得不出答案,……也有可能,他是不想去思考深藏在表象后面的原因。

〔和大波美少女一起在无人光临的咖啡屋谈天说地什么的要不要这么幸福?!其他的东西都无所谓了倒不如说关我什么事啦!!〕

……之类的。


其实在他踏入研究所听从[存子]的命令将金牙拔下来的那刻,毫无疑问他心底是闪过了一丝质疑的。

比如成泽凌歌难得强硬起来的态度,本来不必去的采访,实优羽与成泽凌歌一起给他下的诅咒等等诸多的,令人不愉快的巧合。

不过这些琐碎的充满疑点的片段就像桥上教授嘴里涌出来的血一般,几秒钟之后就全部成喷溅状落在了他的身后,也再没有被惊慌逃离现场的我闻回想起来。

我闻悠太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他没有听绫美眉的话来到这个研究所,那么是不是所有的所有都会不同?

……天知道,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嘛,谁又能知道自己一秒前做的什么举动会不会成为了某只扇动翅膀的蝴蝶呢?


“英雄”

我闻从没有想过自己能和这个似乎闪着金光的词语沾上关系,毕竟他只是个遇事就躲,不敢面对现实,连朋友有可能遇难了都不能说服自己过去帮忙的一个垃圾NEET神而已。

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当桐子小姐平静的跟他讲述众人的死讯时,他逃避现实的做派与自欺欺人的话语。他当然也明白桐子小姐对他有多么多么的宽容。

可他还是选择了继续窝在蓝月咖啡馆,仿佛继续保持这样就什么都还没有改变。

老实说,没能和大家一起赶到实优羽身边这件事情,困扰了我闻很久很久很久。

当实优羽重新回到蓝月咖啡店和大家一起讨论的时候,我闻尽量缩在众人的最角落,同时尽可能避免和实优羽的直接目光接触,说话的声音也在不可疑的基础上悄悄降低。

每当实优羽疑惑的歪歪脑袋连带着那头短发的发尾一起翘起来的时候,我闻的心脏总会一口气吊起。

[要是我跟着一起去了的话,说不定就能阻止幽语妹看到那个少年了,她有没有怨我啊!啊说不定只是表面上不说心里早就骂了我好多好多遍什么的,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诸如此类的脑内小剧场几乎每天都在我闻的脑袋里重播——虽说不知道意识体应不应该用“脑”这个概念啦。

说起来萨来伊也是,想想看初次见面的时候就神色恐慌偷偷摸摸,还动作可疑的在别人家门口徘徊。就一般人而言都会觉得这种人不能信任吧?更何况在被抓个现行的时候,我闻藏在口袋里的手还紧紧的抓着从人家父亲嘴里撬出来的金牙钥匙。

但是,即使全部坦白了之后,萨来伊也还是愿意信任我闻悠太这个人。即便他是个胆小鬼,即便他屡次反应慢半拍拖累了大家,萨来伊也不过只是嘴头上对他严厉,实际却比谁都担心这个笨蛋。

啊,既然都说到这里了,当然还得提一下无所不能的cosplay刑警先生啦。毕竟头次见面只用一个“gerogero”的话题就轻而易举的从我闻那里套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什么的,除了森冢骏没人能做到。

在这九天之中,也可以说没有森冢骏的帮助,其他的人什么也干不了,更别说让大家复活了。


我闻悠太从深深的沉思中抽身,站在大家的面前,尽全力的笑着。

果然大家都好棒啊,即使已经成为幽灵也都绝不放弃,用自己的方式不断地、不断地为了他人所努力着。

……可是,就只有我,又无能又帮不上什么忙,从头到尾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自我逃避现实。

果然我是个废物呢。

但是,但是。

我不想放弃,也不想让大家放弃,正因为大家是那样好的人,所以,就让废物的我替大家做好收尾工作吧!因为,别看我这样子,就算是我也有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情…就算是我…也是……

也是想成为英雄的啊。


我闻抿紧了嘴唇让自己不要继续发抖,不过却没有控制住眼泪,朦胧的视线中,可靠的同伴们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耳边仿佛听到了扇动翅膀的声音。

他抬起头,用力的攥住了因相互认知重新出现的金牙钥匙。

我闻悠太是一个普通人。

也是一个英雄。
END.

【尔豆】启明星

*阿尔冯斯x爱德华
*香巴拉背景
*ooc

到底是为什么呢,明明是同样的夜色,利塞布尔的夜空就要比圣特拉尔美上好几倍。

随手扎起一个清爽的马尾,阿尔冯斯避开温莉悄悄爬上了房顶,有些出神的望着繁星点缀的墨色天空。

说起来有多久没有和哥哥一起爬到稻草顶上来看星星了呢?

大概有一年了吧——他虽然想这么说,但事实上却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了。

在“阿尔冯斯”的记忆里,他明明刚刚还在和哥哥一起进行禁忌的研究——为了他们的母亲,一直努力的研究。结果只不过一睁眼,他就突然被别人告知自己失去了四年的记忆并且哥哥也为了挽救自己而消失了什么的,老实说真的很让人难以接受。

从别人口中听到的那四年,是艾尔利克兄弟到处冒险的四年,是他们二人与命运相争的四年,是和哥哥一起的四年……

——是只有他不记得的四年。

夜晚的利塞布尔让人直升寒意,阿尔冯斯将手环过膝盖蜷缩在一起。

爱德华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凭着大家形容的那样,阿尔穿上了哥哥平日的装束,学着哥哥留起了长发,戴上有符阵的白手套,像哥哥一样双手合十来炼金。

拎起那位钢之炼金术师的皮箱,一条条走上他们四年来踏过的道路,一寸寸土地的寻找着只在众人记忆中停留过的少年。

——我不情愿让时光冲刷走在这个世界留下的属于你的印记,既然你不存在于我的眼前,那我就活成你的样子,让别人眼中映出的永远是你的身影。

‘就算是幻影也好,让我见见你吧,哥哥,让我见见你吧。’



小的时候,每当兄弟俩闯祸了或者吵架了甚至连被温莉甩了的时候,他们都会来到这里。这里就好像是他们两个的避风巷,一个小小的秘密基地。

阿尔还依稀记得,哥哥第一次学会了炼金术的时候,拉着他到屋顶尝试了一晚上的炼金术式。当时画的那些阵都差不多忘光了,只有哥哥的笑容永远刻在记忆中。

想到这里阿尔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扬,可才维持了几秒钟,嘴边的弧度又落了下来。

……哥哥,你到底在哪呢?

以前妈妈给他们讲过一个传说——假如在天将明之时诚心诚意的向夜空中的启明星许愿的话,内心的话语就能够传达给思念的对方。

没什么科学依据的东西本应该是爱德华最为不屑的,但不知为什么,他小时候却对这个传说深信不疑。

有一次爱德发烧了,从前天晚上到隔天早上一直昏昏沉沉的睡着,为了不让病情加重,他们到外面去买东西就没有叫醒他。等阿尔和妈妈晚上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爱德只穿了一件单衣在家外面对着夜空正双手合十的站立着。

阿尔急急忙忙跑过去刚要说些什么,呆站着的爱德就惊喜的转过头看着他,双眼在星光的映衬下亮晶晶的:“阿尔!那个传说,果然是真的!”

“什……什么?”阿尔有些迷糊的问。

还没反应过来爱德就一把搂住他,将头埋在他的肩头:“太好了,我对星星说的话,你都有好好的听到吧……”

“只有你和妈妈,我绝对不要失去,绝对……!”

那之后,因为受凉哥哥的病更严重了,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周,但是关于那天晚上的话,他却再也没提起过。

结果哥哥那天对星星说的到底是什么,阿尔到现在也不知道。不过从那天起,他也变得开始相信那个传说了,到现在的一年多内,他从未间断的每天都在向星星许愿。

不知为何,阿尔就是相信着,哥哥也一定和他看到的是同一片夜色,他对星星的诉说,也一定能传达到哥哥那边。而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做好一切他能够做到的事情,然后耐心的等待与哥哥的重逢。

哥哥,就是他前进的道路上的那颗最耀眼的启明星啊。

阿尔冯斯对着头顶的夜空伸出一只手,璀璨的星光从他的指间流淌下来,洒进了他的眼中。

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等着我,哥哥。

END.

【文评】致未央君

@未央君 二周目食用完毕,感谢投喂(鼓掌)
抑制不住自己喜欢的心情于是在看完终章后留些感想x

对我来说刚入坑就有这么一篇情感细腻,人物十分还原的同人啃真的是太棒了,一开始看到这篇我还觉得太长了绝对看不完,结果没想到我这种超级没耐心的人居然还能一看开就没头了x那时候放学回来就开始看,写作业中途停下来悄悄看一两章,断断续续一有空就看看了两三天,实在是非常喜欢了!最好玩的部分果然还是爱德不理罗伊全程用手机交流的那里,两人都太可爱了!最喜欢的部分是罗伊带爱德到他的秘密基地去的那一段剧情,就好像他卸下了厚厚的伪装告诉爱德,你看这是我的内心,而爱德同样对罗伊做出了回应,他以撕掉了所有纸包的这样一种乍一看很冲动又不知所云的动作对罗伊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可惜我的表达能力根本描述不出原文的万分之一……这里看的人心都揪在一起,印象真的太深刻了。

这篇长篇是我在各种圈子的同人里呆了这么久的第一篇能接受的现代au同人,一般的现代都市au总会脱离原作的设定,总感觉ooc,但是这篇就完全没有,甚至让我觉得,啊,爱德他们来到现代一定就是这样的吧,剧情也毫无突兀感,这么多章一口气看下来也不会让人觉得情节乱……

遗憾的是我入坑太晚没赶上本子,就非常想要了呜呜呜,但是即使没有实体版,这30+章我估计还是会过一段时间再次重温很多很多遍的,可以说没有这一篇,没有未央君太太的话,焰钢这个cp我绝对不会有现在这么喜欢。再次赞美如喜以及未央君太太,感谢您带给我们这么好的文章,比心心♥

【评论加了一点自己喜欢的小细节x】

画画爱德,他实在是又酷又可爱,我超级无敌喜欢他了😭

最满意的三段,全文见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