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抱团的丸砸

【姑且算是个文手】
【也算个画手x】
UT‖弹丸‖阿松

最近沉迷ut,全员都太可爱了
主要吃骨兄弟,其他杂食

搭档是@一亩流星,她超棒啊!

【欠的债】

呃我码一下截止目前为止的点梗orz
要了我的老命😭

【骨兄弟】

1、学院风
2、幼骨①
3、年龄操作
4、醉酒梗
5、警匪梗
6、幼骨②
7、糖刀皆可

【福衫】

1、婚礼梗
2、pe后

【审判组】

1、日常糖
2、单骨人类化
3、车

【其他】

1、(蓝莓芥末)糖刀皆可
2、(蜂蜜芥末)糖
3、(蓝莓波斯)逆公主抱
4、(羊夫妇)原作pe后

【Doomsdaytale】末日传说

我负责au的部分创作以及还没画完的全员人设,请多指教啦

一亩流星:

时间真的超级紧啊啊啊又要收电脑了!!先用贴吧的表格下次再改!


求ask啊啊啊!!没有ask我梳理不清楚我到底想说什么啊!!


————


「写作向」
【AU名称:Doodsdaytale·末日传说】
【世界观:一个在末世里生存的故事。】
【背景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人类氏族久遭凶兽的侵害。


于是人类向强大的怪物求助,祈求他们的庇护。怪物欣然接受了他们的请求,主动提出了联手。


两个氏族分别以他们的所长(强大的魔法力量和高超的手腕)清扫这片地域,并且公平地平分了土地的使用权。


一代又一代的人类和怪物就这样在这片土地和平相处。人类凭依智慧让文明迅速地发展,而怪物们使用魔法保护两族的安宁。


直到人类真正的拥有了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再厉害的力量也敌不过一颗子弹。天性善良的怪物知道后,高兴地向人类道贺。人类却打起了自己的算盘,甚至开口索要土地,怪物慷慨地划出无用的地区,这种无私的行为却被自傲的人类曲解为怪物在恐惧他们目前强大的力量。


于是人类变得更加贪婪,开始向怪物施压。因为担心怪物会进行惨烈的反扑,各类的药剂被研制,一旦实验出对人类无害,就会被投放到了怪物使用的水源区。


怪物对人类盲目的信任导致他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混杂的药水使他们失去了使用魔法的潜力,但很快的人类的科技同样也污染了生态,有毒的性质与药水融合,最后还是反噬了人类本身。


丧尸病毒就此爆发。】
【备注(背景):在故事里怪物属于失败者,偶尔出现会使用魔法的怪物,也会很快被人类处理掉。


人类对怪物有着相当程度上的藐视,这种歧视会一直持续到故事的最后。】
【人物介绍:


Frisk:


*神经纤细的孩子,对周围的一切总是带着抗拒性。


*灰蓝色的条纹衫,外面穿着的是一件毛呢外套,右腿上缠着小型医疗包。


*在不断的生离死别中开始长大,变得有主见,也在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的领导能力。


*在和怪物生活过一段时间后,对怪物有着自己的看法。


*年龄很小,所以在很多时候都可能无法区分谎言和事实。


Sans:


*总是在被扫荡过很多次的超市里乱翻些没用的东西。


*翻食物的时候番茄罐头高于Papyrus想要的意大利面酱。


*握手时手心里有一块巧克力,而且觉得你会很喜欢这种牌子。


*向Papyrus介绍你时会开点小玩笑。


*穿衣服的时候会把拉链拉上,大概是怕吃东西的时候给漏出来了。


*会说些有用的建议和战斗技巧,尽管他本身不会战斗。


*虚无主义大于实用主义。


Papyrus:


*幼稚的理想主义者,对生活总抱有种期待。


*非常喜欢收集各种意大利面酱料的标签,据说在最后可以归纳总结出一份真正美味的意大利面做法。


*对所有人都非常热情,不喜欢Sans对别人冷漠的态度,但是尽力没有管太多。


对丧尸的构造相当好奇,但是持着尊重死者的态度并没有做出解剖尸体的失礼的举动。】
【备注(人物):所有人的衣服都非常肮脏灰暗,便于在黑暗里隐藏。】
【剧情走向:


Pe线:利用你的领导才能和永不放弃的决心使怪物们真正毫不怀疑、互相信任地集合在一起,一起前往新世界。


Ne线:由心选择。


Ge线:通过言语辩向、恶意中伤、背后捅刀、落队、引怪。直接攻击等方式剔除队友,用实力到达新地域。】
【更新例文:


从河滩上艰难地爬起。


Frisk翻遍了全身也没有找到Chara的那把旧匕首,大概是被水冲到了别处。他无可奈何地坐了一会,只得从地上拾了一根木棍暂且防身。


河滩这边还是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烟。Frisk沿着河边寻找着还可以吃的东西,仍然一无所获。


末日就是这样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所有的东西都有可能针对着你。


天还没黑,甚至还没有到黄昏。Frisk暂时放弃了在河边乱走的举动,决定四处看看有没有可以用来过夜的居所。


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又寒又冷。他朝手掌拢起的弧中哈着热气——起到了些温暖的感觉,但对于满身的寒气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


他朝树林走去,指望能找些用得上的东西。事实上林子里同样是空空的,似乎早就没有人在这里驻过营。一辆废弃的吉普车停在被撞毁的树前,敞开着车门。Frisk抱了点希望凑上前,眼睛却一下子亮了起来。


抽空的油桶躺倒在车厢里,一丝丝油污略有凝固的淌出。吸引了Frisk所有注意的是遗弃在一边的油火将要打尽的打火机,它被抛弃在陈旧泛黄的报纸上,多擦几遍说不定还能够出火。这对于Frisk来说已经不算什么难题了。他在身上小心地找了块不是全有水的地方藏着,然后指尖触及到那张沾满灰尘的报纸。


“《魔法?又一次怪物的欺骗》,”Frisk喃喃地复述着纸张上的字:“今年七月份,一只怪物婴儿从高楼坠下,其母亲施展魔法将其救下,现已有专家辟谣,怪物会使用魔法一事纯属杜撰,请勿当真……”


一道刺目的红色蜡笔狠狠地擦过报纸,盖过了后面的字体。Frisk努力地辨认了半天,却只是看出了“小心”、“远离”、“害人倾向”这几个字眼。


他卷起报纸往车里蜷了蜷,有些吃不准能不能在车厢里点火——没有人教给他所谓的“常识”,现在再凭经验判断未免太迟。


车里比外面要暖和些,在外面点火或许不会点着车,但是火光却会引来一切渴望生存的人。那倒不如忍受着无边无际的寒冷,而不去贪恋那点温暖。


Frisk用力地扯紧了自己的衣服,外套不算薄,是刚入春时Toriel交给他和Chara的。现在却秋季寥寥,湿透的衣服触及着几乎冷却的皮肤,只剩下一丝丝热量。


他呆呆地握紧了木棍,用力到粗糙的刺尖按入肉里,疼得不知不觉。


无论怎样。无论未来会不会丧失希望。


保持决心,Frisk。】
【备注(其他):感谢丸砸脑洞提供。以及她也参与au创作。】



【UT帕衫美食组】旅行骨 主题创作活动展

大家都太棒了😭

UT帕衫美食组:

平原,峭壁,沙漠,大海……


这广袤的世界,从你们的眼中看见的,将会是什么色彩?


如两年前从那地底第一次踏上地表,所看见的那一抹落日余晖,如光闪耀,却又如海深沉。


想让江南清晨的薄雾轻吻你略显青白的面骨,想教湖湘洞庭的碧波涤荡你稍带疲累的魂灵。诚邀你一览三山五岳之上的天地玄黄,共睹那不夜城观景台上曾谙的灯火阑珊……


愿你们被世界温柔以待,透过你们眼眶中的白眸,去发现世间最美的星辰。


*谨贺Undertale发售二周年


                                                                               ——UT帕衫美食组出品


正文戳:


电脑版:http://www.vo14224737.icoc.me/ 



手机版:http://m.vo14224737.icoc.me/index.jsp




*UT帕衫美食组随时欢迎帕衫同好加入!


入群流程:请先加入审核群213094008,会有一个小的审核流程,审核通过后即可加入主群! 





UT二周年快樂

昨天居然没转发,今天再次赞美全员🙌

AO牌白熊:

作為喜歡UT 的一份子, 很高興UT 今天終於到二周年了! 之前一直在催稿甚麼的, 可能有點氣氛不愉快… 感謝病兒的統籌和審核, 感謝各位畫手PV手文手的參與和努力以及對我的包容. 在今天, 2017年9月15日, 我們一同為了UNDERTALE 2歲生日而狂歡.


https://1463727379.wixsite.com/chineseundertale-2nd

【点梗】200fo感谢!

感谢大家关注我这个垃圾
热坑涨粉速度太吓人了,我,我50fo的点文都没搞呢怎么就200了(bu)
咳咳总之被督促着来开个点梗,图文皆可(只要不嫌弃),undertale坑内都可以,也不一定非要cp向,cp的话最好是点我喜欢的cp,骨兄弟优先√

没啦【占tag致歉】

【骨兄弟】心、星

&UT papyrus x UTsans
&私设有
&ooc

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sans稍微抬了抬头看向窗子外面的繁星,抱着膝盖往床的里侧又缩了缩。

无法入眠。

怪物们离开阴暗潮湿的地底到地面上生活已经好几年了,那场大战的痕迹也被时间抹消,没有谁还去在意。人类与怪物和平共处,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就好像会一直持续下去那般,虚幻的不真实。

这么想着,sans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他的兄弟,papyrus,在地上拥有了许多朋友,不管是不是真心的,总之是有了不少愿意和他一起分享意面的人。就像papyrus自己曾经希望的那样,他变得受欢迎了。

……大概吧。

事情好像确实在向好的方面发展。人类的到来让怪物们重新看到了光明,没人觉得这样的日子有什么不好。

当然……也几乎没有人记得在这个结局前他们经历的所有。

对于以前的事情,或者说是其他时间线的事情,和其他人不一样,他还有一点点模糊的印象,比如人类手上闪着光芒的刀,比如地底到处留下的灰烬,再比如……雪地上的一条鲜红的围巾……?

sans瞬移了出去。

到地面上来的这几年的每个夜晚,sans都蜷缩在床上意识清醒的度过,同时在想起某些不那么令人愉快的事情时转移位置。唯一不用担心的是,他兄弟的熟睡程度超出任何人的想像,估计就算是undyne来了也没办法吵醒他,所以他可以放心的在大半夜溜走。

他的落脚点是Ebott山山顶,本来即使是在人类的世界中都具有一定知名度的这里随着屏障被打破,也逐渐被人们以及怪物们遗忘。

伸手随便挥了挥扬起的土尘,sans径直走到那个连接着地下世界的地方,在洞口处坐了下来。

从这里能看到什么?

手撑着下巴,sans向洞的深处看去。

也许可以看到一簇金黄色毛茛花?或者可以看到一个穿着条纹衫的谁?又或者……能看见什么呢?

然而什么也没有,谁也没有来。

下面只是一片漆黑,像他的眼窝一样,往里看去,反馈回来的是黑洞洞的一片,也只能是黑洞洞的一片,连太阳的光芒也不能撼动其一分一毫。


这样无所事事的盯了一会儿,sans叹了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

“sans?”

突如其来的这一声吓得sans险些摔进身后的洞里,他无法控制住自己指尖的颤抖,慢慢的转过身,像是怕吓到谁那样只微微的张开嘴:

“pa……papyrus?你在这吗?”

……回应他的只有山顶上肆虐的风声。

sans极力扯出一个平时的笑容,自嘲般的摊了摊手,papyrus怎么可能会出现?特别是这种地方?

他没有再出声,Ebott山重新恢复成了原本安静的样子。

这样一个人站在空寂的山顶上,一些久远的画面突然争先恐后的从sans记忆的深处窜了出来。


“SANS!你这懒骨头!伟大的PAPYRUS不能再放任你这样下去!你需要活动!!!”

最先涌出来的毫无疑问绝对是papyrus的声音。

和平时一样赖在沙发上的sans被情绪高涨的papyrus连拖带拽的领出了房门一路狂奔,当然,同时还没忘了带上sans的望远镜。

papyrus那时候突发奇想去观测“天文”(瀑布那边的一些发光的石头),sans如此回忆着。

他当然不会拒绝,在被兄弟拎出门前又顺便带走了些毛毯。

出人意料的,瀑布那边几乎没有什么人,就连平时总在墙边一动不动的那只喜欢问关于星星的问题的小怪物也不见了。这里似乎只剩下了他们俩和满地的回音花。

“你是星星吗?”

蓝色的花群簇拥着,他们并肩坐在星光闪烁的岩壁下,不知为何似乎比平时都要安静的多。将眼窝凑近镜头,随口说一些无关紧要的星座知识,身旁的papyrus的眼中闪着万千繁星。

那天sans的回忆已然模糊,过了这么久,只有那颗最稀有的,比任何其他星星都要耀眼的“star”还在心底闪耀。

他将此刻在灵魂中刻成永恒。

——……你是星星吗?


笼罩在雪地上的迷雾以及人类闪闪发亮的LV挤进了sans的记忆。

“人类!”papyrus扬着脑袋这样说着,头骨并没有多少重量,压在下面的围巾被风吹得随意乱飘,“尽管如此……我仍然信任你!”

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伟大的papyrus用他的全部去接纳、去相信整个世界。而世界是怎么对他的呢?

忽地,又是一阵大风,把围巾从他的记忆里吹走了,把papyrus也一下子吹走了,伸手去抓也只是划过了空气,什么也没留下,什么也留不下。

沾染着灰烬的刀挥了下去。

所谓的和平到底是什么呢?

sans将路上的石子踩得乱响。

至少他肯定,那绝对不是人类高高在上随意挑选的所谓的仁慈,当然也不是虚情假意的那些约会,更不可能是他们现在的生活。

那么会是什么呢?

盯着不远处没有一丝光亮透出来的窗户,sans加快了脚步。

家里和出去的时候没有什么差别,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在papyrus的房间门口甚至能听到些微的呼吸声——说到底骷髅真的需要呼吸吗?

抛开那些无所谓的问题,sans尽可能放慢了拖着鞋走的步子,回到自己的屋里仰面躺在了床上。

从没关好的窗帘缝隙中洒进了几丝阳光,也有些照到了sans的面骨上。尽管并没有晒到他,他还是将手挡在了眼前。

马上就要到papyrus起床和人类约好一起晨跑的时间了,他得在papyrus进来叫醒贪睡的哥哥前入睡。

无论如何,明天依旧会到来。

sans闭上了眼睛。


从岗哨顶落下来的积雪砸到了sans的头上。

sans醒了过来。

END

【高亮】今天是个阳光明媚,春暖花开的日子,我来发个群宣!
这里是主US sans x UF papyrus【BerryEdge】的群,同时也包含US papyrus x UF sans【HoneyMustard】,也就是吃蓝莓波斯和蜂蜜芥末的旁友们都可以来!
这是个刚建好的新群,进来大家一起吃粮产粮呀👏
群号:563995893

【审判组】消逝(2)

& USpapyrus X UTsans
&巨多私设
&别名《听烟枪讲故事》x
&ooc

——终于到了下一次重置的时候,消失的是undyne。

被按在桌子上的烟没有彻底熄灭,一缕烟雾缓缓的上升,却又因为此处空间异常的原因硬生生截在半途。

sans有些消化不了这短短一句话的意思。他缓慢地眨了眨眼。

“pardon……?”

“没错,就是你听到的那样。”烟枪用手点着桌子,“这事发生之前谁能想得到呢?”说着又从兜里掏出了一盒烟。

sans拍掉了烟枪拿着的烟:“别再抽这玩意了,你明明就知道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跟平时开玩笑的口吻截然不同,sans的声音严肃而低沉。

本想立刻把烟盒拿回来的烟枪愣了愣,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
半响他突兀的笑出了声。

这回轮到sans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他仔细的盯着很不寻常的烟枪,将攥着的烟盒扔到了一边试探性的开口:

“你怎……”

“PAPS!我说过多少遍啦不能抽烟!为什么你总是这样?!”烟枪用一种高昂的声调打断了sans还没说完的提问,虽然如此,他的脸上却一片平静——至少看上去是一片平静。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让sans更加没有头绪。

“……哈?”

“heh,我以前跟你提过我的小兄弟吧?”昏暗的酒吧灯光遮住了烟枪的表情,“那是他最常说的一句话。”

“……”

假装没看到sans突然紧绷起来的表情,烟枪又开始了讲述:“刚刚我们说到……哦,undyne也消失了。”烟枪一边说一边轻轻抖着脚,似乎没有烟抽让他很难习惯,“她消失之后,没有了皇室科学家的地下就变了,虽然负责人undyne不在了,可是实验室以及以前的那些融合怪还存在。它们在那次重置跑了出来,一下子曾经的实验就曝光了。”

注意到烟枪脸上连黑暗都掩盖不了的痛苦,sans猜测这部分的记忆一定最为难熬。

“这次怪物们可没有因为undyne而不去怪罪谁,他们非常愤怒,甚至跑到首都要求toriel给他们一个解释。虽然我们的陛下以及怪物的英雄alphys试着平复好这些怪物的心情,可地下还是乱套了。一边有着融合怪的事情,一边又要处理掉下来的的几个人类,地下世界的秩序不复存在……最终这一回合甚至没撑到那个人类的到来。”

也许连烟枪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现在的语调颤抖的有多厉害——尤其是提到一些令骨熟悉的人名时。

“可能是由于上一回合闹得太过头了,新的一轮重置到来的时候,怪物消失的数量急剧增加,除了人类说的所谓的的几个最终‘boss’之外,其他怪物、甚至包括一些无关紧要的NPC几乎都不见了。”

“Napstablook、Mettaton、Gerson、Asgore……他们全都不在了。”
烟枪的声音在这里顿了顿,空荡荡的眼窝里好像闪烁着什么。

“……还有sans。”

sans没有出声,安静的坐着。
他当然知道,那不是在说自己。

TBC.

【背后注意】开学了也要摸骨!

我们的口号是!
蓇!蓇!蓇!

【审判组】消逝

& USpapyrus X UTsans
&巨多私设
&ooc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命中注定这种说法呢?

sans慢慢的向后退了一步,低头看着地上随着他的动作随即翻起的雪汽陷入了沉思。

明明是地下,雪镇却有非常多的雪积存,这么多年也没融化,甚至在现在这个时刻,头顶上又缓缓飘下了雪花——这还是地下的第一场雪——也是sans第一次看到雪。

他盯着脚上的毛绒拖鞋,没有抬头。

大概有……吧。

……要不然怎么会让他无论在哪个时间线都能遇到这个家伙?

偶尔飘到眼前的烟雾让sans皱起了眉骨:“hey,这儿可不是什么让你吸烟的好地方。”

“哦,当然。”

……

很好,话题又中断了。

sans十分的不明白这位几乎赶得上他的懒骨头为什么非得在这里和他面对面僵持着浪费时间。

就因为他们拥有同一个莫名其妙的身份?还是因为他们共同记得的那些回忆?

老实说,他现在连为什么不相关的时间线接在一起这件事都还搞不清楚,多出的这些计划之外的问题就更加让他的大脑爆炸了。

welp,虽然骷髅并没有那种东西。

正当sans的思绪就要飘向更远一些的地方时,对面的人出了声:

“ummm……我想你应该不介意我们去隔壁聊聊?”他偏了偏头示意旁边的酒吧,“耽误不了你几分钟的。”

嘬了一口Grillby's的番茄酱,sans看向旁边的骨:“伙计,我们不能把时间都用在这些上面吧。”他晃了一下手里的瓶子,“我的时间可是非常宝贵的。”

“……你知道,”papyrus,或者说烟枪,正叼着一只新的烟看向柜台里面,“本来咱们俩应该是属于不同的世界的,现在因为某种,呃,不明的东西使它们重合在一起了对吧?”说着他还伸手比划了一下。

“如果我的记性还没有差到令我‘骨’恼的程度的话,我是不是可以提醒你,这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说过了。”

烟枪放下了手,笑了两声:“这笑话真‘骨’怪。”他抖了抖烟灰,改为看向sans:“关键是那之后,我们那边的时间线非常不对劲。”

“……什么意思?”

转瞬间,酒吧里的嘈杂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这里喝酒的其他顾客们、甚至包括那只片刻不安静的护卫队成员也都静止了自己的动作,连Grillby头上的火焰也不再摆动,昏暗的灯光只聚焦在了他们两人身上。

“呼——还是这样说话自在。”烟枪故作轻松的呼了口气,凝重的气氛却没有分毫减少,“从两个世界重合到现在……”

一股寒意慢慢的爬上了sans的脊骨。

“……大部分的怪物都消失了。”

“消失……?”这个模糊的词汇让sans不自觉问出了声。

没有回答sans的问题,烟枪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本来我已经对不断到来的人类和不停的死亡厌烦了,但是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注意到一直以来的重置开始发生变化。”

“某一次,人类又选择了和平的路线,重置后,我发现出了遗迹的人类没有受到其中的几个雪地上怪物的攻击,本以为只是普通的bug,但是又这样过了几次,人类遭遇到的怪物越来越少。”烟枪手里的烟只剩下了短短一截,“或许有什么变了……我这么想,去实验室问了undyne……”

他们的世界里undyne才是皇室科学家吗?sans默默的想。

“而undyne的回答才真的令我觉得什么事情开始失控了。”几乎是机械性的进行着将烟送到嘴边的动作,烟枪继续说着,“我念出的那些没有攻击人类的怪物的名字,她……她全部忘记了。”

“不管我怎样形容那个怪物——相信我,我甚至连家庭成员都念了一个遍。……可她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

“undyne从我的讲述中大概了解了事情经过,她还安慰我一定会研究出真相,可她根本不明白事情已经严重到了什么地步。”烟枪把快燃到底的烟掐灭了,手攥成了拳。

“终于在下一次重置的时候,消失的是undyne。”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