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抱团的丸砸

【是个半吊子文画双修】

ES‖YGO‖JOJO


我永远喜欢KAJI


ut钢炼暂时淡圈
搭档@一亩流星

【尔豆】启明星

*阿尔冯斯x爱德华
*香巴拉背景
*ooc

到底是为什么呢,明明是同样的夜色,利塞布尔的夜空就要比圣特拉尔美上好几倍。

随手扎起一个清爽的马尾,阿尔冯斯避开温莉悄悄爬上了房顶,有些出神的望着繁星点缀的墨色天空。

说起来有多久没有和哥哥一起爬到稻草顶上来看星星了呢?

大概有一年了吧——他虽然想这么说,但事实上却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了。

在“阿尔冯斯”的记忆里,他明明刚刚还在和哥哥一起进行禁忌的研究——为了他们的母亲,一直努力的研究。结果只不过一睁眼,他就突然被别人告知自己失去了四年的记忆并且哥哥也为了挽救自己而消失了什么的,老实说真的很让人难以接受。

从别人口中听到的那四年,是艾尔利克兄弟到处冒险的四年,是他们二人与命运相争的四年,是和哥哥一起的四年……

——是只有他不记得的四年。

夜晚的利塞布尔让人直升寒意,阿尔冯斯将手环过膝盖蜷缩在一起。

爱德华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凭着大家形容的那样,阿尔穿上了哥哥平日的装束,学着哥哥留起了长发,戴上有符阵的白手套,像哥哥一样双手合十来炼金。

拎起那位钢之炼金术师的皮箱,一条条走上他们四年来踏过的道路,一寸寸土地的寻找着只在众人记忆中停留过的少年。

——我不情愿让时光冲刷走在这个世界留下的属于你的印记,既然你不存在于我的眼前,那我就活成你的样子,让别人眼中映出的永远是你的身影。

‘就算是幻影也好,让我见见你吧,哥哥,让我见见你吧。’



小的时候,每当兄弟俩闯祸了或者吵架了甚至连被温莉甩了的时候,他们都会来到这里。这里就好像是他们两个的避风巷,一个小小的秘密基地。

阿尔还依稀记得,哥哥第一次学会了炼金术的时候,拉着他到屋顶尝试了一晚上的炼金术式。当时画的那些阵都差不多忘光了,只有哥哥的笑容永远刻在记忆中。

想到这里阿尔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扬,可才维持了几秒钟,嘴边的弧度又落了下来。

……哥哥,你到底在哪呢?

以前妈妈给他们讲过一个传说——假如在天将明之时诚心诚意的向夜空中的启明星许愿的话,内心的话语就能够传达给思念的对方。

没什么科学依据的东西本应该是爱德华最为不屑的,但不知为什么,他小时候却对这个传说深信不疑。

有一次爱德发烧了,从前天晚上到隔天早上一直昏昏沉沉的睡着,为了不让病情加重,他们到外面去买东西就没有叫醒他。等阿尔和妈妈晚上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爱德只穿了一件单衣在家外面对着夜空正双手合十的站立着。

阿尔急急忙忙跑过去刚要说些什么,呆站着的爱德就惊喜的转过头看着他,双眼在星光的映衬下亮晶晶的:“阿尔!那个传说,果然是真的!”

“什……什么?”阿尔有些迷糊的问。

还没反应过来爱德就一把搂住他,将头埋在他的肩头:“太好了,我对星星说的话,你都有好好的听到吧……”

“只有你和妈妈,我绝对不要失去,绝对……!”

那之后,因为受凉哥哥的病更严重了,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周,但是关于那天晚上的话,他却再也没提起过。

结果哥哥那天对星星说的到底是什么,阿尔到现在也不知道。不过从那天起,他也变得开始相信那个传说了,到现在的一年多内,他从未间断的每天都在向星星许愿。

不知为何,阿尔就是相信着,哥哥也一定和他看到的是同一片夜色,他对星星的诉说,也一定能传达到哥哥那边。而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做好一切他能够做到的事情,然后耐心的等待与哥哥的重逢。

哥哥,就是他前进的道路上的那颗最耀眼的启明星啊。

阿尔冯斯对着头顶的夜空伸出一只手,璀璨的星光从他的指间流淌下来,洒进了他的眼中。

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等着我,哥哥。

END.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