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抱团的丸砸

【是个半吊子文画双修】

ES‖YGO‖JOJO


我永远喜欢KAJI


ut钢炼暂时淡圈
搭档@一亩流星

【审判组】消逝(2)

& USpapyrus X UTsans
&巨多私设
&别名《听烟枪讲故事》x
&ooc

——终于到了下一次重置的时候,消失的是undyne。

被按在桌子上的烟没有彻底熄灭,一缕烟雾缓缓的上升,却又因为此处空间异常的原因硬生生截在半途。

sans有些消化不了这短短一句话的意思。他缓慢地眨了眨眼。

“pardon……?”

“没错,就是你听到的那样。”烟枪用手点着桌子,“这事发生之前谁能想得到呢?”说着又从兜里掏出了一盒烟。

sans拍掉了烟枪拿着的烟:“别再抽这玩意了,你明明就知道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跟平时开玩笑的口吻截然不同,sans的声音严肃而低沉。

本想立刻把烟盒拿回来的烟枪愣了愣,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
半响他突兀的笑出了声。

这回轮到sans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他仔细的盯着很不寻常的烟枪,将攥着的烟盒扔到了一边试探性的开口:

“你怎……”

“PAPS!我说过多少遍啦不能抽烟!为什么你总是这样?!”烟枪用一种高昂的声调打断了sans还没说完的提问,虽然如此,他的脸上却一片平静——至少看上去是一片平静。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让sans更加没有头绪。

“……哈?”

“heh,我以前跟你提过我的小兄弟吧?”昏暗的酒吧灯光遮住了烟枪的表情,“那是他最常说的一句话。”

“……”

假装没看到sans突然紧绷起来的表情,烟枪又开始了讲述:“刚刚我们说到……哦,undyne也消失了。”烟枪一边说一边轻轻抖着脚,似乎没有烟抽让他很难习惯,“她消失之后,没有了皇室科学家的地下就变了,虽然负责人undyne不在了,可是实验室以及以前的那些融合怪还存在。它们在那次重置跑了出来,一下子曾经的实验就曝光了。”

注意到烟枪脸上连黑暗都掩盖不了的痛苦,sans猜测这部分的记忆一定最为难熬。

“这次怪物们可没有因为undyne而不去怪罪谁,他们非常愤怒,甚至跑到首都要求toriel给他们一个解释。虽然我们的陛下以及怪物的英雄alphys试着平复好这些怪物的心情,可地下还是乱套了。一边有着融合怪的事情,一边又要处理掉下来的的几个人类,地下世界的秩序不复存在……最终这一回合甚至没撑到那个人类的到来。”

也许连烟枪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现在的语调颤抖的有多厉害——尤其是提到一些令骨熟悉的人名时。

“可能是由于上一回合闹得太过头了,新的一轮重置到来的时候,怪物消失的数量急剧增加,除了人类说的所谓的的几个最终‘boss’之外,其他怪物、甚至包括一些无关紧要的NPC几乎都不见了。”

“Napstablook、Mettaton、Gerson、Asgore……他们全都不在了。”
烟枪的声音在这里顿了顿,空荡荡的眼窝里好像闪烁着什么。

“……还有sans。”

sans没有出声,安静的坐着。
他当然知道,那不是在说自己。

TBC.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