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抱团的丸砸

【是个半吊子文画双修x】

ES‖小排球‖ut‖钢炼‖海圭


一脚踏入es坑,我永远喜欢衣更真绪
主推凛绪,他们有那~么好
其余杂食


ut钢炼暂时淡圈
搭档是@一亩流星,她超棒啊!

【吉最】最后、

第五章前晚上的私设剧情

&妄想剧情注意!
&随手写着爽爽
&ooc可能

第四次的学籍裁判也就这样结束了,到现在为止,他们到底有多少同伴被杀死了?而在这之后又会有多少?
最原终一已经有些麻木了,他不愿也不能去思考这些。一次次的裁判,每一次都是自己亲手将同伴从崖边推了出去。

明明身为超高校级的侦探……却谁都拯救不了。

没有任何征兆的,王马小吉的身影浮现在了脑海中。
躲在虚伪的面具背后嘲笑着世界的他,最原一次也没有看透过,更没有理解过他的谎言或者说他本身。

……任由谎言来掩盖真实,真的那么令人安心吗,王马君。

最原终一走进了自己的研究教室,抬起头的瞬间脚下一顿。

在房间的中央,“谎言”正站在那里。

而最原就站在门口,进退两难。犹豫再三后终是走上前去:“……王马君。”喊出那人的名字后,最原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刚刚……学籍裁判最后的那些话,并不完全是你的谎言吧?”
“……”

最原悄悄地松了口气:“如果,真的是那……”

“什么嘛,即使到了现在你还在打算相信我这个恶之总统吗……?”从刚刚最原进屋到现在一声不吭的王马小吉打断了他,带着些许不耐烦的表情,“啊啊~最原酱还真是无趣呢。”

说谎家满意地欣赏了会儿最原脸上复杂的表情,绽开一个可爱却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不过至于那些话……当然是怎样都无所谓啊,我就是喜欢看到大家痛苦的样子啊!”

“……所以你看,我这样的恶人,最原酱也并没有什么管的必要吧。”王马小吉背过身,看不清表情,“想要了解我,想要来阻止我……这种大概也只是你身为侦探的所谓责任感吧。”
“不是这个……”

“所以说!”他再次大声打断最原“过家家交朋友的游戏差不多够了吧,假如我要是自杀的话,难不成最原酱还会去阻止我?阻止一不留神就会把大家害死的我?!”
“……王马君……”

从没有听到过王马小吉像这样完整地曝露自己的感情,这令最原有些无所适从。

黑暗的教室里一片寂静。

“……腻嘻嘻。”

“腻嘻嘻嘻,又上当了呢最原酱!”
王马小吉笑了起来。

“……哈?”最原有些反应不过来地眨眨眼睛。
“没错哟,刚刚全~部都是说谎啦,自杀什么的事情我怎么会做嘛……最原酱不会以为我会自我牺牲来救大家吧?”依然背着身,王马小吉摆弄着自己衣服上的铁链,声响在屋内格外清晰,“最原酱还真是天真的出乎我的意料呢!”

大概本身也没有在期待什么回答,王马小吉几乎是说完的同时就向门口走去,在拉开门即将走出房间前又停下了脚步。

外面的灯光投进来,王马小吉却隐藏在了黑暗中。

“再见啦,最原酱。”
最后的最后,骗子笑着这样说。

END

超短,超短。大概是之前的一段对话的延伸。
感觉小吉连道别也会说谎x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