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抱团的丸砸

【是个半吊子文画双修x】

ES‖小排球‖ut‖钢炼‖海圭


一脚踏入es坑,我永远喜欢衣更真绪
主推凛绪,他们有那~么好
其余杂食


ut钢炼暂时淡圈
搭档是@一亩流星,她超棒啊!

还是那件关于借鉴的破事

继续挂

夜吟应觉:

嗯,虫子太那里说的已经很清楚了……我补充一下我这里的情况。


平时我是不太看tag的,今天突然福至心灵(不)扫了一眼一カラ的tag,多看了那么一眼,就发现了妹子这篇我看着很微妙的文章。不是抄袭,就是微妙地让人觉得:这人看过了我的《阿德尔玛病人》才会这么写吧……


首先,我把两篇文章的开头部分附在结尾了。开头先提一提一松的外貌啊,那种湿漉漉青灰色的城市的感觉啊,都太像了。是的,没有抄袭,但是小心眼又脸大如盆的我觉得她就是搬了我的构思和叙述方式。


至于后来的剧情,妹子的这篇我看了三遍没看懂。我不明白为什么身为亲兄弟,空松不记得一松还老跑到街上一次又一次地看他(?),也不明白他好端端地跑到别的城市旅游做什么,又是写日记又是写信又是拍照的,还全部要给一松看。后来又开始工作(?),然后又突然跑回来了。神神叨叨,一会儿“我想不起你的名字,不记得你是谁”“见了五十多次,我却不了解你,不认识你”,一松不是你弟弟吗?懵逼。人家都不认识你,你又是寄日记又是寄信,又是跟人家说“有什么东西把我的记忆消除了”?懵逼。


……没看懂我的吐槽?对不起,因为我完全没看懂作者要表达什么,不礼貌地说,我觉得全篇就是不知所云胡言乱语。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妹子借鉴的时候根本没想清楚,生搬硬套了嘛。冷漠.jpg。


你借梗就好好写嘛!(不是)


我的那篇《阿德尔玛病人》,虽然槽点很多,但是基本还是能让人理解的。一松在17世纪死于鼠疫,和空松定下百年之约,空松想代替他看世界,却因为乘坐的轮船失事所以溺亡了。醒过来已经是将近300年后,什么都不记得,需要一点点整理很正常。他一个鬼魂,写信是为了整理思绪 、抒发思念、消解寂寞……周游世界一方面是找一松,一方面是生前所希望的下意识行为。我也提到照相,主要是提示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于是我找到妹子,妹子态度一眼难尽。简直就像我妈骂我时,我“哦”一下就完了。我说她这个态度让人不舒服,妹子曰“我一直都是这样的”。我强硬起来,要求她道歉删文,她也就删了随口一句“因为有质疑所以删了”。


我很不开心,所以发一通牢骚,过几天再删……觉得我烦请直接取关!人活一个爽!






评论

热度(38)

  1. 唯一的陽光榭寄生虫 转载了此文字
    群裡幫轉,描文這種事就跟臨摹了畫作後說是自己自創的一樣xxxx。由於我不是當事人,最後那句成語是否說
  2. 冷cp抱团的丸砸夜吟应觉 转载了此文字
    继续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