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抱团的丸砸

【是个半吊子文画双修x】

ES‖小排球‖ut‖钢炼‖海圭


一脚踏入es坑,我永远喜欢衣更真绪
主推凛绪,他们有那~么好
其余杂食


ut钢炼暂时淡圈
搭档是@一亩流星,她超棒啊!

【カラ一/おそ一】花吐症(1)

& 124修罗场 

& 16话一松事变衍生

&第一篇松沼文,试试手感,ooc可能

1、

其实小松一开始就发现了——站在屋里一身痛衣的是松野一松。

要说为什么,大概是因为他太熟悉一松了吧。熟悉到不需要辨认的时间,第一眼就能够认出来。凭小松对一松的了解,事情缘由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虽然这么说,小松还是乖乖的坐在那里假装没看出来,相当配合的陪一松出演这场没有观众的剧场。

当然,这不是因为什么长男的责任。而是他觉得有趣才这样做的——不管是挑出一松不和谐的地方还是故意用小鱼干惹他生气。

天知道在一松想用告白掩饰过去的时候,他废了多大的劲才勉强维持住了脸上的表情。

不过小松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当事人空松醒了过来,而且还用毫无技术可言的演技扮演着四男。小松看得出来,空松肯定也发觉了他们两人被认出来的事实,但是他为了不让这个敏感的弟弟感到尴尬而选择了继续配合一松。

……真是个温柔的笨蛋,让人看不下去。

“……感觉你们两个,今天都好恶心。”
说出了今天可能是唯一的一句实话,小松退出了这场令人啼笑皆非的演出。

找了个借口就要离开这个压抑的房子,刚走没几步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重响。
折回来拉开门却看到他们暧昧的姿势,小松当然知道是摔倒造成的,但是这掩盖不了他突然从心底生出的不悦。

随便应付了两句次男的辩解,小松用力地拽上了门。

听到屋里传来两个弟弟的争执声,小松只觉得越来越烦躁。

——……啧。

眼前的景象天旋地转。

——……啊啊……搞什么啊,不能考虑下哥哥的感受吗?

心跳变得急促。

——为什么……

头感到晕眩。

——为什么你只看着他?

手指紧握住衣角。

——哥哥我……

——真的超寂寞的啊……

忽地胃里一阵翻涌,无法忽视的呕吐感上涌,小松不得不弓起身子双手紧紧地捂住嘴,喉咙像是被什么锋利的碎片割过一般传来尖锐的疼痛,逼得他猛烈地咳嗽着。他此时什么也顾及不了,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不让咳嗽声传进屋里。

直到小松觉得内脏都在错位连带着大脑混沌一片的时候,发觉自己好像咳出了什么东西,在那个东西滑出嘴巴的一瞬间,喉间的疼痛骤然减轻了不少,连带着那烦人的咳嗽也勉强停了下来。小松缓缓地将手松开,还没来得及缓口气面前的拉门就突然被拉开,站在门前的是换回自己衣服的一松。
看到小松还在走廊里站着他显然是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愣在那里。

他们大眼瞪小眼了几十秒,一松才像刚反应过来一样移开眼睛,双手插进口袋里:“什么啊……原来你还没去打小钢珠啊……”

小松抬手搓了搓鼻尖之后非常自然地把手收回背后,摆出长男一贯的笑脸:“啊,难得白拿了一千日元,先存着之后打一把大的好了~”

“嘁……算了,没什么事情我先下去了……”一松说完没再看向这边,慢悠悠地下了楼梯。

“一松慢走~”

几乎是楼下传来一声大门关上的声响的一瞬间,小松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得干干净净,他慢慢把手拿到眼前,映入眼帘的是因被紧紧捏着而变形了的几片风信子的花瓣。被血染红的紫色花瓣柔弱地躺在手心,却因此显出一种艳丽的美感。

嫉妒的爱……啊。

小松自嘲地笑了笑,眼底一片晦涩。

还真适合我。

tbc.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