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抱团的丸砸

【是个半吊子文画双修x】

ES‖小排球‖ut‖钢炼‖海圭


一脚踏入es坑,我永远喜欢衣更真绪
主推凛绪,他们有那~么好
其余杂食


ut钢炼暂时淡圈
搭档是@一亩流星,她超棒啊!

ONE day


&世界上最好的衣更真绪生日快乐♡
&私设有,内含幼驯染
&偏友情向
&ooc

“我出门了!”

衣更真绪穿好鞋子,冲着空荡荡的家里喊了一声,踏出了家门。

今天的早餐又是保鲜膜包好的三明治。

早些时候父母就带着妹妹出去了,估计又是什么抽奖抽到的活动吧,反正这种活动他们总不会带上他的。

这么想着,衣更真绪攥紧了手里的包带。

像自己曾经说的那样,日常照顾凛月才会让他觉得一天正式开始。因此真绪像往常一样叫醒了青梅竹马,经过了一段毫无意义的劝起床对话才艰难的让这位睡神的脚沾到了地面上,帮凛月穿好校服吃过饭后背着他飞奔到了学校。

他们几乎是踏着点到达了班级,衣更真绪匆匆忙忙地将昏睡的朔间凛月安置在座位上,还没来得及歇一小会儿就连忙奔向了学生会室。

废了一番口舌来和副会长解释自己迟到了一分钟的原因,真绪又投入到了大量的文本工作之中 ,中途还要应付姬宫桃李的每日例行嘲讽——虽然他知道姬宫并没有什么恶意。

过了一段时间,文件终于只剩三分之一就可以做完了,但他们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莲巳敬人就被二年级的学生叫了出去,姬宫则是去做了巡逻工作,理所当然的,剩余的工作就全落在了衣更真绪头上。

即使这样,在副会长犹豫不决的时候,他也还是提起笑容对两人说了“尽管交给我吧”,让他们安心去做自己的事情,而自己一个人面对着大批文件。

没办法,真绪苦笑了下,毕竟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嘛。

而这些都是衣更真绪的校园日常中最最普通的环节,倒不如说假如有哪天不是这样的展开的话,他反而会感到不安与担忧。

不过今天可能也有些不同。

结束了工作的真绪回到班上,刚准备顺手整理下讲台上的杂物时被同班的大神晃牙拦住了。

“怎么了,晃牙?”

他不解的询问了一声,听见问话的大神晃牙别别扭扭的扭过头,慌张的抢走了他刚要搬起的厚厚一沓卷子:“没、没事,本大爷闲的没事干,不行吗!”

“那倒是没什么……”尽管很疑惑,看着大神晃牙真的收拾起了杂物,衣更真绪也只好随口回了一句就要去办公室询问下一堂课的课前准备。

结果他的脚还没来得及踏出教室一步就又被人叫住了。

“……等、等下!”

这次叫住他的是影片美伽。

他看到衣更真绪望过来,手绞了绞衣袖:“你要去做什么……?如果是去找下堂课的老师的话,已经帮你叫过了……”还没等衣更真绪发问他又接了一句,“现在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情了~其他的事情小鸣他们都做完了。”

“咦?哦、哦,谢了……”衣更真绪茫然的点点头表示了谢意然后坐回了座位上。

看着几个同学忙进忙出,此时衣更真绪心中的迷惑简直可以飞出银河系,更何况一天中难得有这样什么事情都不用做的空白期,他越发的坐立难安了。

怎么回事?

这还是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2-B班吗??

怎么也想不明白的衣更真绪扭头想问问凛月,结果转过去对上的是一张空椅子。

这下他更不明所以了。

本以为这些事情就够让他烦恼一段时间的了,没想到下午居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准备处理学生会工作的时候,那个莲巳副会长居然说今天的工作他都不用做了,叫他去参加Trickstar的训练。一头雾水的衣更真绪赶到活动室却又被其余三人通知临时有事,训练暂停一次。

掉头改去养殖小屋帮忙却被仙石忍以希望自己能够独立解决问题为由赶了回来;最后决定去帮老师们的忙,结果被备案中的各位老师拒之门外。

从没有受过如此待遇的衣更·爱操心·真绪十分的无所适从,可是又实在无处可去,真绪只好在平时凛月躲着睡觉的树下坐了下来。

这一天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他打从心底的感到不适应,仿佛一夜之间,他就摇身一变,成为了那个跟着兔子跑到梦幻之国的爱丽丝。

过了段时间,衣更真绪闭着眼睛靠在树干上,有些昏昏欲睡。这些天他本身就积累了不少劳累,再加上清风拂来,树叶投下的阴影洒在脸上,更加让他生出困意。

意识恍惚间,真绪好像有点明白凛月对这里情有独钟的原因了,但还来不及再想些什么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真绪是被人摇醒的。

他从睡梦中刚睁开眼就对上了朔间凛月的脸。他的青梅竹马前倾着身子,看样子是正打量着他的睡姿,不知道已经在这里站了多久。

“ま~くん♪”看到真绪睁开了眼睛,朔间凛月拉长了语调喊着真绪,“现在已经是放学时间了哦?居然跑到这种地方偷懒,ま~くん真是个瞌睡虫~”

呜哇,衣更真绪迷迷糊糊的想,明明自己都是因为嗜睡才留级的,还真敢说啊这家伙。

迷糊归迷糊,真绪还是捏了捏太阳穴,叹了口气作势就要从草地上站起来。凛月也没拦着他,只是在真绪伸手拽着他的时候慢吞吞地开口道:“回家之前,ま~くん要先回教室一趟……”

“哎?为什么?”真绪自然的反问了回去。

凛月将一根手指竖在嘴边:“是、秘、密♪”

虽然凛月说是秘密,但是衣更真绪还是旁敲侧击的问出来了所谓的“提示”——来拿凛月忘下的某样东西。

真绪吐出了今天第不知多少个叹息,一路走到了2-b门口,还没等他靠近,就听见里面传来各种声音:

“笨蛋小北~那个气球应该再往右一点啦!”

“吵死了,不要光在那里指挥,你自己也来布置啊。”

“这个应该放哪里才对啊,小鸣?”

“啊啦,让我看看……就放在这里吧♪”

“哇哇,这些太重了,我搬不过来了啊~”

听着里面各种群魔乱舞,衣更真绪忍不住一把拉开了教室门:

教室的黑板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气球,两侧的窗户上贴上了各种彩带和贴纸,教室的正中央空出了一片地,他的同学们正在那里装饰着什么东西。

他还站在教室门口的时候,只顾着搬运手里的箱子的游木真没有注意到前方,结果一下子真绪撞在了一起,真绪眼疾手快地一把接住了撞歪的箱子:“呼……没事吧,真?”

“啊,没事,谢……”游木真扶好眼镜正打算道谢,眼神落到来人身上时一瞬间愣住了,瞪大了眼睛,“衣、衣更君!?”

听到他这一嗓子,本来乱糟糟的教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真绪还没来得及开口,肩膀上突然就搭上了一双手。

朔间凛月从真绪身后露出了脑袋:“你们好慢啊~我都尽力拜托别人拖延ま~くん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教室还没有布置好……?”

闻言衣更真绪皱起了眉:“布置教室?拖延我?”他看向凛月,“不是要拿你落下的东西吗?”

凛月没有回答,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取走了自己的背包,缓缓踱步到真绪面前,从中取出了一个大大的礼物盒。

真绪刚想询问,凛月已经先他一步开了口,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ま~くん♪”

他愣住了。

然后同学们一股脑从身边涌了过来:

“太过分了,居然一个人先给了礼物!”明星双手叉腰,“明明说好大家一起给的嘛~”

凛月揉揉眼睛:“反正装饰也没有做完……ま~くん也已经到了,现在给也可以吧~”

“那第二个就是我♪”说完明星转向真绪,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包装极为夸张的袋子递到真绪面前,“阿绪阿绪,这是我给你的礼物,生日快乐哦!”

有人开了头之后,大家就都迫不及待的一个一个的递上了自己的生日祝福以及礼物:

“衣、衣更君生日快乐,给你这个!”

“一直以来都辛苦了,衣更。”

“小真绪又大了一岁呢~生日快乐哦♪”

“切,姑且先祝你生日快乐啊,大额头。”

“生日快乐……!”

“衣更大人生日快乐,平时少爷给您添麻烦了。”

“生日快乐,衣更,仅限今天,我是不会对你说教的。”

“衣更前辈生日快乐……以后也多多指教了……”

“衣更大人生日快乐!这是在下的礼物,请收下!”

………………

被满满当当的各种礼物塞了个满怀的真绪又感动又好笑,说实在的,最近实在太忙了,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了。

他低垂着头一一看过这些礼物,良久他抬起了头,声音有些哽咽地笑着道:“……我……真的很感动!谢谢……”

“ま~くん笑的好丑哦~”

衣更真绪腾出手来擦了擦眼泪:“吵死啦凛月!”

送完礼物后,他们一起装饰起了整个会场,本来大家一致不同意真绪来布置,可是真绪执意要求来帮忙,结果最后就变成了过生日的寿星自己来布置自己的生日会场。

为真绪准备的蛋糕是大家一起做的,是一个巧克力蛋糕,上面放了q版的Trickstar的立牌标志——同样是巧克力的,再加上表面的一个真绪团子。

真绪执刀给每个人都分到了相同分量的蛋糕,但是那个Trickstar的标志他说什么也不肯吃,而是装进了袋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自己的挎包。

关于许了什么愿望,衣更真绪只对大家说了其中之一,就是希望梦之咲的将来越来越光明。但其实他还悄悄的许了另一个愿望:

——希望大家能够一直快乐。

庆祝结束后,天色已经很晚了,大家在校门口挥手告别,各自往家的方向走去。

而凛月以今天是真绪的生日为由,没有让真绪背着回家,他们两人一边聊着过去的事情一遍慢慢往家中走去。

“ま~くん?”快到家的时候,凛月突然出声到。

初春的晚上还是有丝凉意,真绪往手心呼了一口气:“怎么了,凛月?”

凛月定住脚步,示意他向上看,衣更真绪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难得一片云也没有的漆黑一片的夜色,但是在墨泼一般的天空中,有一颗极为显眼的耀眼的星星。

“ま~くん你看到了吗?那颗星星~”

收到肯定答复后,他继续道:“假如说我们把这块天空比作梦之咲,长时间一直处于黑暗之中,那么那颗星星就像是你和你的组合一样……”凛月顿了顿,偏过头来,温柔的注视着真绪。

“在漆黑的夜晚里,为我们破开一道炫目的光芒,是最耀眼的star♪”

就在这时,夜空中升起了大大小小的烟花,像是映衬刚刚凛月的话一般,烟花是从那颗星星的方位升上来的,烟花照亮了整个天空,犹如白昼。

衣更真绪努力的睁大眼睛盯着那些炸开的烟花,可最终还是没忍住,一滴泪珠从眼眶滑落了下来。

“辛苦了,真绪。”

“生日快乐。”

END.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