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抱团的丸砸

【是个半吊子文画双修x】

ES‖小排球‖ut‖钢炼‖海圭


一脚踏入es坑,我永远喜欢衣更真绪
主推凛绪,他们有那~么好
其余杂食


ut钢炼暂时淡圈
搭档是@一亩流星,她超棒啊!

【超九】英雄

&12话相关
&我闻悠太中心,无cp向
&ooc


我闻悠太是一个普通人。

他平时经营着[轻轻松松破假像]这样的一个网站,偶尔还会大放厥词说要拯救世界之类的无聊的、不切实际的话语。
可即便如此,他也只是个没主见而且胆小的,无比普通的少年。

在他看来,这样的无能的垃圾的他,这辈子最不普通的事情就是遇到了绫美眉,或者说成泽绫歌。

这样一个美少女为什么会找到自己呢?曾经我闻也想过这个问题,但他想破了脑袋也得不出答案,……也有可能,他是不想去思考深藏在表象后面的原因。

〔和大波美少女一起在无人光临的咖啡屋谈天说地什么的要不要这么幸福?!其他的东西都无所谓了倒不如说关我什么事啦!!〕

……之类的。


其实在他踏入研究所听从[存子]的命令将金牙拔下来的那刻,毫无疑问他心底是闪过了一丝质疑的。

比如成泽凌歌难得强硬起来的态度,本来不必去的采访,实优羽与成泽凌歌一起给他下的诅咒等等诸多的,令人不愉快的巧合。

不过这些琐碎的充满疑点的片段就像桥上教授嘴里涌出来的血一般,几秒钟之后就全部成喷溅状落在了他的身后,也再没有被惊慌逃离现场的我闻回想起来。

我闻悠太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他没有听绫美眉的话来到这个研究所,那么是不是所有的所有都会不同?

……天知道,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嘛,谁又能知道自己一秒前做的什么举动会不会成为了某只扇动翅膀的蝴蝶呢?


“英雄”

我闻从没有想过自己能和这个似乎闪着金光的词语沾上关系,毕竟他只是个遇事就躲,不敢面对现实,连朋友有可能遇难了都不能说服自己过去帮忙的一个垃圾NEET神而已。

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当桐子小姐平静的跟他讲述众人的死讯时,他逃避现实的做派与自欺欺人的话语。他当然也明白桐子小姐对他有多么多么的宽容。

可他还是选择了继续窝在蓝月咖啡馆,仿佛继续保持这样就什么都还没有改变。

老实说,没能和大家一起赶到实优羽身边这件事情,困扰了我闻很久很久很久。

当实优羽重新回到蓝月咖啡店和大家一起讨论的时候,我闻尽量缩在众人的最角落,同时尽可能避免和实优羽的直接目光接触,说话的声音也在不可疑的基础上悄悄降低。

每当实优羽疑惑的歪歪脑袋连带着那头短发的发尾一起翘起来的时候,我闻的心脏总会一口气吊起。

[要是我跟着一起去了的话,说不定就能阻止幽语妹看到那个少年了,她有没有怨我啊!啊说不定只是表面上不说心里早就骂了我好多好多遍什么的,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诸如此类的脑内小剧场几乎每天都在我闻的脑袋里重播——虽说不知道意识体应不应该用“脑”这个概念啦。

说起来萨来伊也是,想想看初次见面的时候就神色恐慌偷偷摸摸,还动作可疑的在别人家门口徘徊。就一般人而言都会觉得这种人不能信任吧?更何况在被抓个现行的时候,我闻藏在口袋里的手还紧紧的抓着从人家父亲嘴里撬出来的金牙钥匙。

但是,即使全部坦白了之后,萨来伊也还是愿意信任我闻悠太这个人。即便他是个胆小鬼,即便他屡次反应慢半拍拖累了大家,萨来伊也不过只是嘴头上对他严厉,实际却比谁都担心这个笨蛋。

啊,既然都说到这里了,当然还得提一下无所不能的cosplay刑警先生啦。毕竟头次见面只用一个“gerogero”的话题就轻而易举的从我闻那里套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什么的,除了森冢骏没人能做到。

在这九天之中,也可以说没有森冢骏的帮助,其他的人什么也干不了,更别说让大家复活了。


我闻悠太从深深的沉思中抽身,站在大家的面前,尽全力的笑着。

果然大家都好棒啊,即使已经成为幽灵也都绝不放弃,用自己的方式不断地、不断地为了他人所努力着。

……可是,就只有我,又无能又帮不上什么忙,从头到尾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自我逃避现实。

果然我是个废物呢。

但是,但是。

我不想放弃,也不想让大家放弃,正因为大家是那样好的人,所以,就让废物的我替大家做好收尾工作吧!因为,别看我这样子,就算是我也有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情…就算是我…也是……

也是想成为英雄的啊。


我闻抿紧了嘴唇让自己不要继续发抖,不过却没有控制住眼泪,朦胧的视线中,可靠的同伴们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耳边仿佛听到了扇动翅膀的声音。

他抬起头,用力的攥住了因相互认知重新出现的金牙钥匙。

我闻悠太是一个普通人。

也是一个英雄。
END.

评论

热度(39)

  1. 松野一松冷cp抱团的丸砸 转载了此文字
  2. 松野一松冷cp抱团的丸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