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抱团的丸砸

【是个半吊子文画双修】

ES‖YGO‖JOJO


我永远喜欢KAJI


ut钢炼暂时淡圈
搭档@一亩流星

【焰钢】玩偶

&焰钢注意
&后半段甜度超标
&ooc

当罗伊·马斯坦古夹着一堆文件推开门的时候,某个豆丁炼金术士已经在他的办公室睡了两个钟头、可能还得多一点了。

据门口那两位下士的说法,钢之炼金术师是四个小时前到这里的,说有事和马斯坦古上校商量。罗伊看了看睡得毫无戒心的少年,叹了口气,估计他后来等的不耐烦了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吧。

罗伊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扔,低头看去——爱德华正四仰八叉的窝在沙发上,满头金发被压的乱七八糟,没发出多少鼾声,但他看上去睡得很好。尽管刚刚罗伊进屋的声音绝对称不上很小,可那也没能把他震醒。

扶住沙发靠背,罗伊又仔细的看了半天,还好没在爱德华的嘴角发现什么口水,否则他绝对会立刻,马上,飞快的把这个鸠占鹊巢的小子踢到地上去。

马斯坦古刚刚才从中央结束了烦人的会议匆匆赶回来,此刻只想给自己来上三大杯霍克爱中尉特制咖啡。他显然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在一个只知道闷头睡觉的金毛小鬼身上。

于是他低下身粗鲁的撸了一把少年连睡着也丝毫不老实的立着的天线,然后在爱德惊疑的痛呼声中将自己摔进了真皮椅里。

刚醒来还有些迷糊的爱德迷茫的睁开眼,顺便又颇为傻气的眨了眨,过了老半天才将目光对上了罗伊拼命忍住笑意的眼睛。

几乎就是那一瞬间,少年刚才还雾气蒙蒙的金眸中忽的燃起了两簇焰火,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指着比自己等级高好几截的上司的鼻子就破口大骂:

“我去你的你个无能大佐,刚刚是不是你丫动我头发!?”

闻言罗伊故意将眼神飘到地上去,伸手作出困惑的样子:“咦?真是奇怪,是谁在说话呢?”

“混蛋你说谁是不用显微镜就找不到的超级小矮子啊???”

爱德华气的作势就要踹向旁边的四角茶几——还是用金属的那只脚。

“啊,好心告诉你,那茶几可是霍克爱中尉半个月前新买的,上周哈勃克只不过滴了点咖啡在上面她就差点送他去见那个人造人美女。即使这样你也还要踢吗?”伸手敲了敲桌面,罗伊笑眯眯地提醒。

可能是中尉的魄力实在太大,这三个音节才被念出来,刚刚还张牙舞爪的少年就迅速收起了獠牙立定站好。

那副紧张的样子实在是又傻又好玩,罗伊毫不客气地笑出了声。注意到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小炼金术师又要炸毛,他忙抬手作投降状:

“哎哎打住打住,再跟你闹下去估计不只是茶几,我的脑袋也要被中尉亲切的开几个洞了。”说完他假意害怕的摆了摆手,又重新眯起了眼睛,“所以你究竟有什么事找我?能让你不在外面和阿尔冯斯到处瞎逛而是特意跑来我的(重读)办公室呼呼大睡,大概还挺急的吧?”

其实罗伊也只是想转移一下爱德的注意力才这么问的,没想到经他这么一句话,刚刚还不服气的想要继续还嘴的爱德华突然做出了一个不符合他性格的动作——他故意移开了眼神,有些紧张的伸手挠了挠脸颊。

“是挺急的、不不也没有那么……”这时的爱德才更像一个15岁的男孩,他满怀纠结的承认,但是又立刻改口,“……其实是阿尔他……呃……”

“……”大概是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少年张着嘴,有些尴尬的立在那里。

罗伊耐心的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啊啊啊总之大佐你明天有没有时间,一下午就行,陪我去趟圣特拉尔!”本着“思考不出来就不要思考”的不知道哪里来的流氓原则,爱德自暴自弃地直接喊了出来。

而罗伊则是罕见的沉默了几秒钟:“……你这是要约我吗?”

爱德华一下子蹦起来连退三步,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他忙不迭的用手挡住脸,只露出了半只眼睛在外面,另一只手则是颤抖的指着罗伊:“卧槽槽槽你脑子里成天想的都是什么啊?!神经病吧你!你觉得我会约你吗?怎么可能啊!!!”

“那倒也是。”罗伊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所以是去干嘛啊?”

“……硬要说的话,就是请你去当苦力吧。”爱德华使劲伸手搓了搓红透的脸,还是离罗伊很远,“本来想找其他人来着,结果貌似大家都没有时间,只有阿姆斯特朗少校还有你有空……懂了吧?”

罗伊的眉毛抽了抽:“……懂。”

“所以……!”

在爱德坚持的目光下,罗伊妥协了:“好吧,我陪你去。”

“好耶!!”

看着少年不加掩饰的放松表情,罗伊只觉得好笑。反正当苦力也不过就是帮忙搬行李之类的,就顺手帮下吧,他想。


现在的情况是——罗伊·马斯坦古,大名鼎鼎的焰之炼金术师正左手挎着四个包、右手扛了个大玩偶熊,甚至连胳膊肘还挂着几个重量可观的手提袋地站在人来人往的圣特拉尔的商业街上。

“啊,大佐,那边那家店也是目标之一,快快我们走!”一面对着手上的清单,始作俑者伸手就拽着某生无可恋的大佐冲向街边的小店。

一边跑罗伊一边还得小心不要让满怀的东西洒下去一个两个的,身心俱疲的他只想将昨天那个信口开河又天真的自己打到鼻青脸肿连他的下属都不认识。

开玩笑,做苦力也不是这么当的啊!

像是完全没注意到罗伊脸上痛不欲生的表情,爱德华从店里又拎出两个包往他满满当当的身上塞。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爱德才把包全部塞好,他抬手擦了擦额间的汗:“呼嗯……这样应该没有忘记买的了吧……阿尔那家伙,明明温莉是拜托他买的,结果还不是全推到我头上!”

“拜托,这位小少爷……”罗伊艰难的从大包小包下面探出头,对着面前的恶魔咬牙切齿,“你一件东西都没拿就不要说的好像受了多少苦一样好吗?”

看着他辛苦的样子爱德很是开心的翘了翘嘴角,露出了一个爱德华专属坏笑:“怎么啦大佐,你已经不行了吗?”他遗憾的上下扫了一眼罗伊,“那还真是对不起哦,我本以为……”爱德故意停在这里没有说下去,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

金发的小恶魔由下而上的抬眼看向罗伊,几缕柔软的发丝不听话的垂在眼边,他金色的大眼睛里满是戏谑,在傍晚的路灯下熠熠生辉,漂亮的虹膜上映出了焰之炼金术师难得一见的呆愣的表情。

罗伊突然有些庆幸手里还抱着这么多东西让他没办法腾出手。

他定定的注视着爱德华,意料之外的没有还嘴。

慢慢的,爱德也逐渐收敛了笑容,方才还大胆的直视着他的金色眼眸开始躲闪起来,睫毛眨呀眨的,像夜灯下扑闪的蝴蝶。

“你干嘛……老盯着我看啊,笨蛋大佐……”爱德低声嘟囔着,声音几乎被街上的音乐掩盖过去,但是罗伊还是听清了。

他看着爱德华这副难得别扭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趁少年恼羞成怒之前,罗伊附身凑在他耳畔说了句什么,又迅速起身。

然后爱德的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他一副想瞪人又有点不敢抬头的样子半停在那里。爱德的嘴微微张着,似乎有一肚子话要说,但最后他只是咬了咬下嘴唇,从睫毛的缝隙里瞥向罗伊,不甘心般的吐出两个字:

“……混蛋。”

罗伊好心情的轻声哼了哼,似乎怀里的东西都变轻了似的,他的声音也透着一股子轻松:

“你也是,我亲爱的钢。”



在抬脚踏上通往利塞布尔的火车前,爱德华又回头看了下身后的大佐。

“喂!”他喊到,“我的东西呢?”

听到这句话,罗伊从后面推出一个大箱子,箱子上面摆着那只大到不可思议的玩偶。他拍了拍手,把箱子递给爱德华:

“诺,全都在这里了。”

罗伊摩挲着下巴打量着爱德华:“就你这小身板,要像我昨天那么拿这些东西还真挺吓人的,我都替你担心。于是就替你整理了一下,怎么样,我对你好吧?”

“你才小你才只有一点点永远长不高!”爱德华气的跳脚,随后又安静下来,握紧了手里的拉杆。

“……谢谢。”

罗伊笑弯了眉眼:“你说什么,声音太小了我听不清。”

“!……”少年气急了一般使劲扯下了旁边的熊玩偶,一把塞进了罗伊怀里。

对上罗伊诧异的眼神,少年扭过头不去看他,脸上却浮起了红晕:“你看我干嘛?这是给你的谢礼!”他快速加了一句话,“……谢谢你今天陪我出去。”

这下罗伊是真的震惊了,他反复低头看看玩偶又抬头看看爱德,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最终只是玩笑般吐出一句话:“……原来你道谢都用这么女孩子气的东西啊,是不是太没有诚意了?”

听到这里少年也不在意自己脸上的热度了,他一下子抬起头,那双比天上的繁星还要亮上不少的眼睛紧盯着他。忽然爱德猛地伸出手将面前的人的衣领拽近,罗伊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少年柔软的嘴唇就在脸上留下蜻蜓点水般的湿润的触感。

远处响起了钟鸣声,鸽群从广场上腾飞而起,这几秒钟竟恍若隔年。

在罗伊还沉浸在这一吻的惊讶中时,爱德华毫无留恋地甩开他,在车站即将发车的轰鸣声中几步便登上了火车。

虽然走的貌似很决绝,但爱德在火车上站稳后便又立刻转过身来,双手比成一个喇叭:

“大佐!”

爱德的声音像是穿过了云层后又传到了他的耳中:“以后每次你都来给我送行吧!”

罗伊隐约听到自己问了为什么。

爱德笑了,金眸中盛满了温暖的笑意:“因为这样我就可以俯视你啦!”金色的少年毫无保留的笑着,身后缓缓降落的夕阳给他镀上了一层温柔的边缘。

太狡猾了,罗伊想,爱德华·艾利克真是这世界上最狡猾的人了。

用力的抱紧了怀里的玩偶,罗伊望进少年漂亮的眼眸中,轻声回答道:

“好。”

END.

一点点后续:

“上校,司令部禁止携带玩偶。”霍克爱中尉正色劝诫到。

罗伊同样严肃的——将一人高的玩偶护在身后:“中尉,你不能以貌取熊,有些时候一个小小的玩偶的作用也是很大的。”

“我不想听您胡言乱语,如果您执意如此,那我只好……”从腰间掏出配枪,霍克爱中尉紧紧盯着自己的上司,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样子,“让您和这个玩偶永远在一起了。”

“什?!!”

——另一边

“爱德!!!我托你们买的玩具熊呢?!”温莉气冲冲的从房间奔出来,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拜托,那是我要送朋友的耶!”

爱德华拼命道着歉:“对不起,对不起啦温莉!下次再给你买一个好不好……”

“才不要,你每次都是这样!”温莉扭过头。

“呜哇温莉你不要这样啊,一会儿阿尔又要觉得我欺负你了,温莉啊啊啊……”

……两边都很和谐嘛,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真 END.

评论(5)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