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抱团的丸砸

【是个半吊子文画双修x】

ES‖小排球‖ut‖钢炼‖海圭


一脚踏入es坑,我永远喜欢衣更真绪
主推凛绪,他们有那~么好
其余杂食


ut钢炼暂时淡圈
搭档是@一亩流星,她超棒啊!

【Doomsdaytale】末日传说

我负责au的部分创作以及还没画完的全员人设,请多指教啦

一亩流星:

时间真的超级紧啊啊啊又要收电脑了!!先用贴吧的表格下次再改!


求ask啊啊啊!!没有ask我梳理不清楚我到底想说什么啊!!


————


「写作向」
【AU名称:Doodsdaytale·末日传说】
【世界观:一个在末世里生存的故事。】
【背景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人类氏族久遭凶兽的侵害。


于是人类向强大的怪物求助,祈求他们的庇护。怪物欣然接受了他们的请求,主动提出了联手。


两个氏族分别以他们的所长(强大的魔法力量和高超的手腕)清扫这片地域,并且公平地平分了土地的使用权。


一代又一代的人类和怪物就这样在这片土地和平相处。人类凭依智慧让文明迅速地发展,而怪物们使用魔法保护两族的安宁。


直到人类真正的拥有了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再厉害的力量也敌不过一颗子弹。天性善良的怪物知道后,高兴地向人类道贺。人类却打起了自己的算盘,甚至开口索要土地,怪物慷慨地划出无用的地区,这种无私的行为却被自傲的人类曲解为怪物在恐惧他们目前强大的力量。


于是人类变得更加贪婪,开始向怪物施压。因为担心怪物会进行惨烈的反扑,各类的药剂被研制,一旦实验出对人类无害,就会被投放到了怪物使用的水源区。


怪物对人类盲目的信任导致他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混杂的药水使他们失去了使用魔法的潜力,但很快的人类的科技同样也污染了生态,有毒的性质与药水融合,最后还是反噬了人类本身。


丧尸病毒就此爆发。】
【备注(背景):在故事里怪物属于失败者,偶尔出现会使用魔法的怪物,也会很快被人类处理掉。


人类对怪物有着相当程度上的藐视,这种歧视会一直持续到故事的最后。】
【人物介绍:


Frisk:


*神经纤细的孩子,对周围的一切总是带着抗拒性。


*灰蓝色的条纹衫,外面穿着的是一件毛呢外套,右腿上缠着小型医疗包。


*在不断的生离死别中开始长大,变得有主见,也在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的领导能力。


*在和怪物生活过一段时间后,对怪物有着自己的看法。


*年龄很小,所以在很多时候都可能无法区分谎言和事实。


Sans:


*总是在被扫荡过很多次的超市里乱翻些没用的东西。


*翻食物的时候番茄罐头高于Papyrus想要的意大利面酱。


*握手时手心里有一块巧克力,而且觉得你会很喜欢这种牌子。


*向Papyrus介绍你时会开点小玩笑。


*穿衣服的时候会把拉链拉上,大概是怕吃东西的时候给漏出来了。


*会说些有用的建议和战斗技巧,尽管他本身不会战斗。


*虚无主义大于实用主义。


Papyrus:


*幼稚的理想主义者,对生活总抱有种期待。


*非常喜欢收集各种意大利面酱料的标签,据说在最后可以归纳总结出一份真正美味的意大利面做法。


*对所有人都非常热情,不喜欢Sans对别人冷漠的态度,但是尽力没有管太多。


对丧尸的构造相当好奇,但是持着尊重死者的态度并没有做出解剖尸体的失礼的举动。】
【备注(人物):所有人的衣服都非常肮脏灰暗,便于在黑暗里隐藏。】
【剧情走向:


Pe线:利用你的领导才能和永不放弃的决心使怪物们真正毫不怀疑、互相信任地集合在一起,一起前往新世界。


Ne线:由心选择。


Ge线:通过言语辩向、恶意中伤、背后捅刀、落队、引怪。直接攻击等方式剔除队友,用实力到达新地域。】
【更新例文:


从河滩上艰难地爬起。


Frisk翻遍了全身也没有找到Chara的那把旧匕首,大概是被水冲到了别处。他无可奈何地坐了一会,只得从地上拾了一根木棍暂且防身。


河滩这边还是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烟。Frisk沿着河边寻找着还可以吃的东西,仍然一无所获。


末日就是这样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所有的东西都有可能针对着你。


天还没黑,甚至还没有到黄昏。Frisk暂时放弃了在河边乱走的举动,决定四处看看有没有可以用来过夜的居所。


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又寒又冷。他朝手掌拢起的弧中哈着热气——起到了些温暖的感觉,但对于满身的寒气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


他朝树林走去,指望能找些用得上的东西。事实上林子里同样是空空的,似乎早就没有人在这里驻过营。一辆废弃的吉普车停在被撞毁的树前,敞开着车门。Frisk抱了点希望凑上前,眼睛却一下子亮了起来。


抽空的油桶躺倒在车厢里,一丝丝油污略有凝固的淌出。吸引了Frisk所有注意的是遗弃在一边的油火将要打尽的打火机,它被抛弃在陈旧泛黄的报纸上,多擦几遍说不定还能够出火。这对于Frisk来说已经不算什么难题了。他在身上小心地找了块不是全有水的地方藏着,然后指尖触及到那张沾满灰尘的报纸。


“《魔法?又一次怪物的欺骗》,”Frisk喃喃地复述着纸张上的字:“今年七月份,一只怪物婴儿从高楼坠下,其母亲施展魔法将其救下,现已有专家辟谣,怪物会使用魔法一事纯属杜撰,请勿当真……”


一道刺目的红色蜡笔狠狠地擦过报纸,盖过了后面的字体。Frisk努力地辨认了半天,却只是看出了“小心”、“远离”、“害人倾向”这几个字眼。


他卷起报纸往车里蜷了蜷,有些吃不准能不能在车厢里点火——没有人教给他所谓的“常识”,现在再凭经验判断未免太迟。


车里比外面要暖和些,在外面点火或许不会点着车,但是火光却会引来一切渴望生存的人。那倒不如忍受着无边无际的寒冷,而不去贪恋那点温暖。


Frisk用力地扯紧了自己的衣服,外套不算薄,是刚入春时Toriel交给他和Chara的。现在却秋季寥寥,湿透的衣服触及着几乎冷却的皮肤,只剩下一丝丝热量。


他呆呆地握紧了木棍,用力到粗糙的刺尖按入肉里,疼得不知不觉。


无论怎样。无论未来会不会丧失希望。


保持决心,Frisk。】
【备注(其他):感谢丸砸脑洞提供。以及她也参与au创作。】



评论

热度(21)

  1. 冷cp抱团的丸砸一亩流星 转载了此文字
    我负责au的部分创作以及还没画完的全员人设,请多指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