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cp抱团的丸砸

【是个半吊子文画双修x】

ES‖小排球‖ut‖钢炼‖海圭


一脚踏入es坑,我永远喜欢衣更真绪
主推凛绪,他们有那~么好
其余杂食


ut钢炼暂时淡圈
搭档是@一亩流星,她超棒啊!

【审判组】消逝

& USpapyrus X UTsans
&巨多私设
&ooc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命中注定这种说法呢?

sans慢慢的向后退了一步,低头看着地上随着他的动作随即翻起的雪汽陷入了沉思。

明明是地下,雪镇却有非常多的雪积存,这么多年也没融化,甚至在现在这个时刻,头顶上又缓缓飘下了雪花——这还是地下的第一场雪——也是sans第一次看到雪。

他盯着脚上的毛绒拖鞋,没有抬头。

大概有……吧。

……要不然怎么会让他无论在哪个时间线都能遇到这个家伙?

偶尔飘到眼前的烟雾让sans皱起了眉骨:“hey,这儿可不是什么让你吸烟的好地方。”

“哦,当然。”

……

很好,话题又中断了。

sans十分的不明白这位几乎赶得上他的懒骨头为什么非得在这里和他面对面僵持着浪费时间。

就因为他们拥有同一个莫名其妙的身份?还是因为他们共同记得的那些回忆?

老实说,他现在连为什么不相关的时间线接在一起这件事都还搞不清楚,多出的这些计划之外的问题就更加让他的大脑爆炸了。

welp,虽然骷髅并没有那种东西。

正当sans的思绪就要飘向更远一些的地方时,对面的人出了声:

“ummm……我想你应该不介意我们去隔壁聊聊?”他偏了偏头示意旁边的酒吧,“耽误不了你几分钟的。”

嘬了一口Grillby's的番茄酱,sans看向旁边的骨:“伙计,我们不能把时间都用在这些上面吧。”他晃了一下手里的瓶子,“我的时间可是非常宝贵的。”

“……你知道,”papyrus,或者说烟枪,正叼着一只新的烟看向柜台里面,“本来咱们俩应该是属于不同的世界的,现在因为某种,呃,不明的东西使它们重合在一起了对吧?”说着他还伸手比划了一下。

“如果我的记性还没有差到令我‘骨’恼的程度的话,我是不是可以提醒你,这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说过了。”

烟枪放下了手,笑了两声:“这笑话真‘骨’怪。”他抖了抖烟灰,改为看向sans:“关键是那之后,我们那边的时间线非常不对劲。”

“……什么意思?”

转瞬间,酒吧里的嘈杂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这里喝酒的其他顾客们、甚至包括那只片刻不安静的护卫队成员也都静止了自己的动作,连Grillby头上的火焰也不再摆动,昏暗的灯光只聚焦在了他们两人身上。

“呼——还是这样说话自在。”烟枪故作轻松的呼了口气,凝重的气氛却没有分毫减少,“从两个世界重合到现在……”

一股寒意慢慢的爬上了sans的脊骨。

“……大部分的怪物都消失了。”

“消失……?”这个模糊的词汇让sans不自觉问出了声。

没有回答sans的问题,烟枪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本来我已经对不断到来的人类和不停的死亡厌烦了,但是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注意到一直以来的重置开始发生变化。”

“某一次,人类又选择了和平的路线,重置后,我发现出了遗迹的人类没有受到其中的几个雪地上怪物的攻击,本以为只是普通的bug,但是又这样过了几次,人类遭遇到的怪物越来越少。”烟枪手里的烟只剩下了短短一截,“或许有什么变了……我这么想,去实验室问了undyne……”

他们的世界里undyne才是皇室科学家吗?sans默默的想。

“而undyne的回答才真的令我觉得什么事情开始失控了。”几乎是机械性的进行着将烟送到嘴边的动作,烟枪继续说着,“我念出的那些没有攻击人类的怪物的名字,她……她全部忘记了。”

“不管我怎样形容那个怪物——相信我,我甚至连家庭成员都念了一个遍。……可她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

“undyne从我的讲述中大概了解了事情经过,她还安慰我一定会研究出真相,可她根本不明白事情已经严重到了什么地步。”烟枪把快燃到底的烟掐灭了,手攥成了拳。

“终于在下一次重置的时候,消失的是undyne。”

TBC.

评论(6)

热度(81)